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穿书后,我被摄政王娇养了!》

第3章:她,她把男人亲晕了?

  好险,差点要失败了。

  夏心心用力的抱着男人,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跟王爷光天化日之下有一腿似的。

  出轨摄政王,被摄政王抱走,成了摄政王的女人,那她就不算皇帝的妃嫔了吧!

  不算皇帝的妃嫔,皇帝挂了,那她就不用陪葬了吧!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皇帝会挂掉,问就是她穿书了。

  穿到了一本《摄政王的第一宠》中来。

  不过,宠的不是她,她只是倒霉催短命皇帝后宫的一个不受宠妃子,才入宫没多久,还没等到皇帝宠幸呢,皇帝就暴毙了。

  摄政王君之寒以雷霆手段扶持幼帝上位,还非常暴戾的让后宫所有小妃嫔全部陪葬!

  月妃因为才进宫,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吓晕了过去,偏偏后来活埋的时候,她醒了。

  书中详细描写了她被活埋时的难过,窒息,嘶吼,挣扎,和不甘……

  因为月妃与自己同名,同叫夏心心,她看的时候毛骨悚然,差点没吓尿了,不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成了月妃!

  她问天问地问菩萨,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悲催事实!

  唯一庆幸的是,她穿到了短命皇帝还没挂掉之前,还有机会自救。

  在宫中混吃等死数日,终于打听到摄政王进宫,靠着自己会一点催眠术,险险碰瓷成功。

  只要离开皇宫,成了摄政王的人,就能逃脱陪葬的命运!

  夏心心想着,更紧的抱住了男人,恨不得变条绳索出来,把两人紧紧捆绑在一起,直至海枯石烂!

  君之寒抱着女人走了不到半刻钟,忽然顿住了脚步。

  看着怀里多出了一个女人,有那么一刹那的怔忪。

  这个胆大妄为抱他大腿的女人,怎么突然在他的怀里了?

  他记得她神神叨叨抱他的大腿,撕裂他的裤子,却怎么也想不起这女人怎么会忽然爬到了他的怀里!

  他的怀里是这么好爬的吗?

  君之寒眸光沉冷,煞气大盛,一手拎上她后颈脖的衣裳就要将她扔开。

  夏心心看见男人眸中的深情退却,只剩下一片天寒地冻,心内一声卧槽。

  她的催眠术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这才走到哪,都还没出宫呢,男人就醒了?

  看见他要扔自己,她抱紧不松手,深情无比的道,“王爷对我一见钟情,刚刚在皇上和一众大臣的面前将我强行抱走,日月星辰可鉴,我现在是王爷的女人了,我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死人!”

  君之寒面色陡然沉冷如霜。

  他是脑子进水了吗,会对一个后宫妃嫔一见钟情,还强行抱走!

  看见她没皮没脸,八爪鱼一般黏在自己的身上,拎着她后衣领的手骤然用力。

  不想,这八爪鱼黏得紧紧的,一下子竟然撕不开。

  他面色越发黑沉,猛的加大了力度。

  “嘶啦——”的一声……

  女人还黏在他的身上,可是她身上浅粉色的宫装被撕掉了半边,露出了她雪白的半边酥肩。

  君子寒被眼前的雪白晃了一下眼,竟一下子没了反应。

  夏心心也是一僵。

  不过为了保命,豁出去了!

  揪了揪衣裳,娇羞涩涩的道,“王爷就算对人家一见钟情也请不要这么着急呀,白日宣A淫对王爷的名声不好啦!”

  君之寒阴冷的表情瞬间如同暴风雨前翻滚的阴云。

  什么白日宣A淫,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她怕是不知什么叫死!

  眸中杀意顿盛,大手捏紧了她的胳膊。

  夏心心看见男人眸中的杀意,心头一个咯噔,暗道不好。

  情急之下,她忽然扑了过来,一下子吻上了他的唇。

  性命要紧,只能牺牲一下美色了。

  她必须跟摄政王走,离开皇宫,这般有了“肌肤之亲”,她便算是摄政王的女人了吧!

  不管了,要做便做到底,她贴在那里,十分生涩的还舔了舔。

  只是男人像一具冰雕,毫无反应,只有周遭的冷气逐渐积聚,肆虐翻滚。

  夏心心冷不丁的颤了颤,一时间不知要怎么继续深入了。

  她也算是博览群书,小黄书看了几百部的,怎么关键时刻一点技巧都没了呢!

  男人一点反应都没。

  她心慌慌,掀起眼眸,想要看看男人的反应。

  不想却见他双眸紧闭,额角条条青筋暴涨,下颚线蹦出了冰锐的弧度,好像正在忍受着什么极致的痛苦似的。

  夏心心:“……”

  她是一个美人,不是一坨屎,美人投怀送抱,他这是什么难以忍耐的表情!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夏心心想要发飙。

  不想,原本像一棵树般傲然挺立的男人,忽然就像被拦腰砍断了一般,“咚”的一声,直接砸在了地上。

  连带夏心心也被带倒在地。

  她趴在男人的身上,看着骤然晕过去的男人,傻眼了!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她把男人亲晕了?

  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