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穿书后,我被摄政王娇养了!》

第2章:不要妨碍我与王爷木石前盟,再续前缘

  正深情眷眷的夏心心骤然被打断,想要打人!

  转向绿果,磨牙道,“小主我魂牵梦萦的就是王爷,订了三生之约的也是王爷,你一边去,不要妨碍我与王爷木石前盟,再续前缘。”

  绿果:“……”

  眼珠子一瞪,她死了!

  被吓死的!

  小主是后宫妃嫔,皇上的女人,她竟要当着皇上的面跟摄政王木石前盟,再续前缘!

  小主这是昭昭明月之下给皇上戴绿帽啊,小主死定了!

  呜呜呜……

  周围惊掉下巴的一众人也觉得这小妃嫔死定了!

  上至远古,下至世界末日,也找不出一个敢这般作死的人啊!

  偏作死之人还毫无所觉,趁着所有人雷劈震惊傻眼的当儿,继续抱上了君之寒的大腿。

  君之寒活了二十年从没见过这般胆大妄为之人,漆黑寒眸沉冷如冰,像要将她冻成冰雕。

  薄唇紧抿,嗓音沉冷如魔,“来人,把她拖下去,杖毙!”

  一众人听得王爷发话了,心肝俱是一颤。

  看向夏心心,表示惋惜。

  长得这么美,为什么非得要上赶着作死呢!

  夏心心也吓得白了小脸,可是她不能撒手,更紧的抱住了男人的大腿。

  俩公公上前,要将她强行拖开。

  夏心心死死抱着不撒手,“嘶啦——”细微的一声,好像是布帛裂开的声音。

  君之寒身体僵住,脸黑成碳!

  一旁,一张俊脸仿若山雨欲来的皇帝,看着拉扯人的俩公公,心腔怒意暴涨,厉喝一声,“都当朕是死的吗?”

  自己的妃嫔跑去抱摄政王的大腿,这就是啪啪啪打他的脸,他恨不得立即赐死这不要脸的女人,只是这些狗奴才竟然也唯皇叔马首是瞻,把皇叔的话当圣旨,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俩拉扯的公公听得皇帝发话,一下子僵在原地,不敢再拉扯。

  皇帝看向君之寒,压着怒火,冷笑道,“这是朕的妃子,皇叔说杖毙就杖毙,这是何道理,皇叔这是连朕的后宫都要管了?”

  君之寒觉得臀部传来了隐隐的凉意,一张俊脸已然阴鸷如魔,听得这话,沉郁至极的道,“本王就是管了,怎么,管不得?”

  皇帝:“……”

  被这无耻放肆嚣张的话气了个一佛升天,心腔剧烈翻涌,竟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

  一旁的宫人默默装死,假装没有听到。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落针可闻,一众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低压骇人的氛围中,一道温柔深情缱绻的嗓音不怕死的响起。

  夏心心抱紧男人的大腿,仰头看着他,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道,“也曾想王爷你似青泥莲花,我如寒潭碧月,月照青莲,芳华永伴,却不料,韶华盛极,百花开残,年少还须老,人事更无常。

  王爷既然不记得我了,那么,这定情信物也该还给王爷了……”

  说罢,小手伸进怀里,“哗”的掏出了一颗漂亮的珍珠。

  珍珠用一条红绳穿着,散发出莹润的光芒,挂在她雪白纤细的指间,慢慢晃动。

  她深情眷眷,纤长羽睫下清澈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看着他。

  嗓音温柔,“王爷曾说,爱我如珠似宝,王爷曾说,爱我如鲸向海似鸟投林,王爷曾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风雨相依共偕百年,王爷,你爱我,你那么那么的爱我,可是……”

  泣不成声。

  后面的“可是”说不下去了,哽咽着把手上的定情信物给他递了过去。

  一晃一晃。

  君之寒看着面前晃动的珍珠,眸光怔忪,渐至温柔……

  一旁的皇帝一张俊脸已然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看着夏心心这个不知羞耻,不守妇道,众目睽睽之下给他戴绿帽的妃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顾不上自己皇帝的形象,把在皇叔那里吃的瘪全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猛的抬脚就要一把将她踹到湖里去。

  不想,他的脚还没挨到夏心心的身呢,一旁忽然伸出了一只大手。

  大手握住夏心心雪白的小手腕,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夏心心被拽得猝不及防,一下子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一阵清冷的沉香木气息瞬间将她包裹。

  皇帝踹出一脚踹了个空,差点没一个踉跄栽倒。

  一旁的俩公公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他气得心腔激烈起伏,转眸盯着夏心心,那眼神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夏心心吓得心尖一颤。

  果断的往男人的怀里钻,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睛,娇弱兮兮的道,“王爷,我害怕,你抱我离开好不好?”

  “好。”

  男人满目温柔,微微俯身,长臂环住她的身子,一把将她抱起。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离开了这里。

  皇帝看得怒气轰顶,双眸赤红,差点没昏死过去!

  而一众宫人,哐当哐当哐当……

  眼珠子掉了一地!

  当着皇帝的面抱走皇帝的妃子,这……

  上至远古,下至世界末日,也,也找不出一个这么嚣张的皇叔啊!

  一众人简直惊到失语了!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作死小妃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嚣张摄政王……

  好像也,配一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