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在快穿游戏里娇养反派》

第3章:小反派又怂又可爱03

  颜瑟见他一直不过来,走过去直接把他抱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

  “你干什么!”

  “给你洗澡。”

  “我不要。”

  “流浪猫都比你干净,不洗澡别呆在我家里。”

  “我是你掉下来的肉!”她怎么可以像拎小鸡崽一样拎着他呢!太过分了!

  “既然掉都已经掉了,那就不是我的了。”

  “……”

  被陆北柠养大的孩子,能是小白兔?

  心里聪明的跟狐狸似的。

  虽然没有和陆时安相处过,但是对陆北柠,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渣渣。

  当初非要抢这孩子的抚养权,但是奈何人家家大业大她斗不过,后来孩子长大了她过去看过一回。

  这个小崽子躲在陆北柠的怀里让她走,不承认她是他的母亲。

  陆时安被颜瑟放到了浴缸里,她怕他摔跤,还特意在里面还放了一个小板凳。

  颜瑟带着困意道:“自己脱衣服。”

  陆时安“哼”了一声,告诉自己“识时务者为俊杰”“寄人篱下”等等各种安慰自己的话。

  然后就把自己扒拉了个精光坐在盆子里,用行动证明自己动手能力可强了。

  小小年纪就好面子的陆时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表面上一副小傲娇的样子,其实心里非常期待颜瑟能够夸夸他。

  颜瑟看到他眼里的期待,也没有让他失望,开口夸道,“不错。”

  陆时安虽然还是傲娇着一张脸,但是在侧过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原来她夸他。

  ……他的心里会开心的冒泡泡呀。

  陆时安偷瞄给自己测水温的颜瑟,忍不住靠近了她一点。

  颜瑟余光撇到陆时安小孩子的动作,怕他磕碰,自然地伸出手抱着他。

  怕陆时安着凉,她拿过一旁的花洒快速地试了试水温,确定合适后才给陆时安洗澡,还有头发。

  颜瑟担心洗发水进孩子眼睛,关了花洒,一边用自己的手给他挡着眼睛,一边叮嘱陆时安。

  陆时安乖乖的闭上眼睛。

  颜瑟用宽大的浴巾把陆时安包裹了起来,吹干头发,擦干身体后抱出去,小心地把他放在被子上。

  陆时安快速地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

  颜瑟看到陆时安乖乖的钻进被窝后,转身去了衣帽间。

  在一格子一格子的柜子里,找到了自己最近给陆时安新添补的睡衣。

  她走到床边,将睡衣递给他,“穿衣服。”

  陆时安整个人都钻进了被窝,只露出小半个脑袋,他快速地接过颜瑟递过来的睡衣,不好意思地撇过头,把自己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

  颜瑟转身准备去浴室洗漱,又怕陆时安害怕。

  作为颜家掌权人的颜瑟,面对商界的那些大佬她不怕,但是……不太习惯说太多关心人的话,嗯,总感觉有点别扭。

  尾了,颜瑟还是不自然地叮嘱道,“我去洗漱,你……早点睡觉。”

  陆时安没有吭声。

  等她洗漱出来的时候,陆时安还没有睡。

  颜瑟:“怎么还不睡?”

  陆时安不好意思地低头,只希望自己的肚子不要叫,故作傲娇,哼一声撇开脸。

  其实心里害羞极了。

  心里想着,等到陆北柠知道他没有回去一定会过来找他,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见面了。

  到时候陆北柠会替他骂她的。

  ……谁让她不来看自己。

  然而他的肚子非常不给面子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卧室里很安静,没有声音。

  颜瑟在梳妆台护肤,从镜子里还是看到了脸蛋羞红躲进被窝里的陆时安。

  颜瑟:……这小孩还知道害羞。

  简单护肤后的她,打开房间门出去。

  听到关门声,陆时安这才从被窝里出来。

  颜瑟的被窝很软很香,和陆北柠的被窝一点也不一样。

  半个小时后。

  颜瑟端了两碗简单的番茄鸡蛋面到餐厅,随后进房间把闷在被窝里的陆时安抱了出来。

  小家伙一直在反抗,以为她要赶自己走。

  “你做什么,我要睡觉了!”

  陆时安的心里其实也是怕她真的把自己丢出去的。

  从小就被陆北柠教导要自己坚强的他,不想表露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别动。”颜瑟拍了一下他的后背,有点心疼又有点生气道:“小孩子饿就饿,才几岁就知道要面子了,本来就长得不高,现在还饿肚子,小心以后变成小矮子。”

  陆时安:“你才是小矮子呢!”

  颜瑟冷笑,“姐姐我身高一七六,这辈子是没办法矮了。”

  陆时安:“……我都这么大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姐姐,羞羞脸。”

  颜瑟:“那也比饿了还要面子不承认强。”

  陆时安:“!!!”

  瞧瞧这是对一个孩子说的话吗?!

  “坐下吃面,把这碗面吃完。”

  颜瑟在现实生活里和熟悉的朋友,说话也会随意很多。

  或许是陆时安和她的血缘关系。

  她对他总是不自觉的有亲近感,这是现实生活里和其他亲人没有的……亲近感。

  她甚至找不到词来形容这种感觉。

  颜瑟把陆时安放在椅子上,把筷子勺子都准备好,一只手放在他身后护着他。

  在陆时安这个年纪不会注意到的细节上。

  颜瑟在默默地关心他。

  看着颜瑟,陆时安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爸爸陆北柠,鼻子瞬间有些酸酸的。

  他想到了来家里霸占他玩具和零食的小破孩,还有因为那个小破孩凶他的陆北柠。

  他一边委屈生气,一边吃着面。

  向来挑食的胃也不矫情了,直接将整碗面都吃完了。

  反正现在比起陆北柠,他更不讨厌这个“没母爱”的亲妈。

  他不知道的是,他口中没母爱的颜瑟,连端给他的面都是根据孩子的胃口控制好量的。

  可以吃饱,不会吃撑。

  颜瑟只是困,饿倒是不饿。

  只是怕这小家伙自己一个人不吃,所以才给自己多做了一小碗。

  她就坐在陆时安的身边,一只手放在他坐的椅子上,另外一只手拿着筷子简单地吃了几口。

  陆时安抬头,正好看到对面墙上装饰画的玻璃倒映出的身影。

  这是他有自己记忆以来,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在亲生母亲身边的感觉。

  虽然颜瑟很毒舌,但是她的手……是在保护他?陆时安心里有点不确定。

  颜瑟控制自己吃面的速度,几乎和陆时安是一起吃完的。

  等到他吃完了,她把他放在了地上,看了一眼他满足又故作傲娇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另一边。

  陆北柠听到陆时安去找颜瑟的时候,眼神闪了闪,脸上是看不出来神情的深邃之色。

  陆北柠:“……确定进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