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在快穿游戏里娇养反派》

第2章:小反派又怂又可爱02

  陆时安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声音,慢慢抬头看向电梯。

  在看到颜瑟那一刻,他小鹿一般的眼睛当即多了一些慌张,瞬间精神了不少。

  隐隐约约的。

  还有一些看到亲妈后想要哭的委屈。

  花姐心疼地把陆时安从地上拉了起来,给他拍了拍灰尘。

  颜瑟看到陆时安脏兮兮的脸,皱着眉头走过来,伸手擦了擦他的脸,问:“你这脸怎么回事?”

  对方撇开脸不看她,站起来背起书包就要朝电梯走。

  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颜瑟拉住了陆时安,目露冷光,“谁欺负你了!”

  一旁的花姐,仿佛听到了颜瑟把拳头握出“嘎嘎”的声音。

  这架势……

  怎么看都像要找人“干架”去。

  陆时安低垂着头,不想说真实原因,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傲娇开口:“我……我就是走错地方了。”

  颜瑟不信道,“从你家走错到这里?”

  作为陆时安的亲妈,这么晚的时间,看到自己儿子蹲在门口,能不心疼?

  这孩子要是没有受委屈,能大老远地跑到自己这边来?

  颜瑟蹙眉,陆北柠这个爸爸是怎么当的。

  在现实世界里习惯了做决策者的颜瑟,即便是面对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陆时安,依旧不知道如何去委婉地关心他,去表达自己。

  这也让陆时安误会,她不想看到自己。

  一旁的花姐看到颜瑟冷下来的脸,知道她这是真的生气了。

  同样作为一个母亲,花姐非常能理解颜瑟此刻的心情。

  她蹲下来,关心地询问陆时安:“小安,你怎么这么晚来你妈妈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才不是我妈妈!”

  孩子赌气的声音在门口响亮,幸好这里是一层一户,没有其他人。

  颜瑟刚准备让陆时安进屋暖暖,听到这话,她按密码的手一顿。

  她没说话,但是身上的气息明显不一样了。

  花姐蹲下来看着孩子,不认同地看着陆时安,“小安,你妈妈很关心你。”

  颜瑟:“我没有。”

  陆时安:“我不稀罕!”

  花姐:“……”这对母子还真的是来劲儿是吧!

  “好了,现在这么晚了孩子回去也不安全。”

  花姐把陆时安拉了过来,对着颜瑟说道:“要不你给他爸爸打个电话过来接他,要不就让他晚上住在这里。”

  “他这么小一个人晚上在外面,多不安全啊。”

  颜瑟:“我没那狗子的电话。”

  花姐:“???”

  陆时安:“……”狗子?

  他严重怀疑!

  他亲妈是在报复他刚才说的那些话!

  暗讽他是那狗子的崽!

  花姐看着她继续按密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安,你妈妈她是爱你的,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么晚了,你也不要到处跑了,乖乖跟你妈妈进屋。”

  陆时安虽然嘴上说着不要,脸色看起来也很不乐意,但是脚步没有再朝着电梯走去,眼角的余光也一直在注意后面门口的人。

  颜瑟直接指纹解锁,推开门。

  在关门的时候,看到了那边不赞同的花姐,以及挺直了背的小家伙。

  “杵在那里做门神?进来。”

  大概也就只有花姐那样母爱泛滥的人,和那个傻呼呼的小崽子会以为,他爸爸真的不知道他在她这里。

  呵。

  陆北柠可不是什么好鸟。

  “好了,小安,和你妈妈回屋子里去吧。”

  花姐拉住陆时安的手,准备带着他进屋,一边走一边柔着声音给颜瑟说好话。

  “你妈妈其实很喜欢你,就是嘴硬,不承认,不然依照她的脾气会直接关门,你说是不是?”

  然而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面前的房门被风一吹。

  啪嗒一声,关上了。

  花姐:“……”

  陆时安:“……”

  颜瑟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正在厨房给陆时安煮热水。

  看到花姐的来电,拧眉走出去看了一眼大门。

  竟然关上了。

  她重新打开门,花姐一把拉住门,凶悍的样子,差点让颜瑟呛到。

  “你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自己宝贝着,别以为冷着一张脸,我就不知道你心里有多想这孩子。”

  花姐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叮嘱她道:“太晚了,我得回去了,好好照顾小安,要是让我知道你把他丢出去了,我就扣你钱!”

  面对故作凶悍实则暖心的花姐,颜瑟故意道:“你这么有爱,不如你带回去养着吧。”

  回应她的,是被用力关上的房门。

  此时的陆时安,已经背着小书包站在屋子里面了。

  为了以防万一,花姐还在门口呆了一会儿,一直到司机打电话来她才下去。

  屋子里。

  颜瑟看着背着书包站在玄关口的陆时安,蹙眉,浑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道从哪里过来。

  “把书包放在门口桌子上,鞋柜里自己找拖鞋穿上。”

  “进来。”

  鞋柜里有她给陆时安准备的可爱拖鞋,软萌萌的。

  颜瑟家是空中大平层,房间有很多,但是都被她改成了功能房,只留了一间主卧休息。

  房间格局明亮,还有一个很大的圆弧形阳台。

  毕竟过去是她和陆北柠那狗厮的婚房。

  陆时安抬头看了一眼颜瑟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没有陌生人在身边,他身上那种小可怜的气息,立马散去了。

  他从鞋柜里拿出鞋子,看着毛茸茸的造型,有点嫌弃,又有点开心。

  是小孩子的鞋子。

  ……她是专门给他准备的吗?

  陆时安好心情地勾起嘴角,偷笑,随后想起来颜瑟在旁边,立马收起了笑容。

  踮起脚尖,把自己的小书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颜瑟在一旁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嗤笑一声:小矮子,都读幼儿园大班了还这么矮。

  陆时安换好拖鞋,小步快跑到屋子里。

  就在他要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刚从浴室里放水出来的颜瑟,眼睛猛的缩了一下。

  洁癖症晚期的她,立马喊住了他的行为。

  “你做什么?”

  准备爬上沙发的陆时安僵直了身体,没有回头,无形地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抗争。

  颜瑟只是不想看到浑身脏兮兮的陆时安,就这么爬上她精心挑选的沙发。

  陆时安:他有点相信自己是亲生的了。

  颜瑟站在浴室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条全新的浴巾,对着陆时安招手:“过来。”

  陆时安低着头,不动,心里更加委屈了。

  他和自己亲妈之间向来不对盘,这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受了委屈后,他不想回去冷冰冰的家里,突然想到之前看到过的地址,颜瑟就住在这边。

  他本来只是想要过来看看的,谁知道就睡着了。

  都怪陆北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