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小祖宗她每天都在带崽撒野》

第3章 搅黄了就可以不认你这个父亲?

  怒吼声让小奶娃愣了一秒,下意识把手里没啃完的鸡腿一丢。

  幼态圆润的眸子看了眼池妃妤,抓了把薯条塞进嘴里,抱着可乐扑进她怀里。

  “姐姐救命!爸爸要来家暴我啦!”

  池妃妤有些懵。

  抬头便见着一米九出头的男人薄唇微微抿着,周身气压冷森又带着火气。

  江御之戴着墨镜指了指自己身边,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池妃妤。

  “给你两秒,丢下你手里的垃圾,滚过来。”

  “我不!”

  江肆野像是找到靠山的小兽,哼唧着丢掉喝光的可乐,抱紧了池妃妤的脖子。

  “你有本事过来揍我!”

  “……”

  池妃妤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把孩子抱紧,戴着美瞳的眸子闪过些诧异。

  她不喜欢孩子,更别说抱紧了。

  按照以往早被她给拎着后衣领丢家长怀里了。

  但这孩子……

  江御之瞧着江肆野对陌生女人亲昵的动作,看了女人一眼,随即愣住。

  眉头紧接着皱起,拳头跟着硬了。

  这个女人……

  眼形为什么那么像五年前那个狗女人?

  两人谜之对视了两秒。

  池妃妤看着戴墨镜的男人,眉头微微一挑,眼神里藏着莫无须有的冷意。

  身上的气场,丝毫不比江御之弱。

  “你就是这小孩儿说的那个,走丢的傻子爸爸?”

  “……”

  一瞬间,空气变得压抑稀薄。

  江御之眸子微眯,阴沉的视线缓缓落在江肆野身上。

  江肆野猛地打了个冷颤,一想到回了家可能要一顿毒打,眼睛瞬间红了。

  “看我干嘛!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是你走丢!”

  江御之被气的冷笑了一声,手臂撑在桌子上,眼神里都是恶狠狠的光。

  “为了找个妈带自己吃这些东西,居然都说我走丢了找不到我,江肆野,你可真够有出息的。”

  “……”

  江肆野被说的脸上顿时挂不住,扭头直接埋在池妃妤怀里,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哇的哭了。

  “我要妈妈!呜哇哇……我告我妈你虐待我!我不活了!我要妈妈呜呜呜……”

  许是孩子的哭闹太过撕心裂肺,引来群众和机场特警。

  池妃妤冲江御之的方向扬了扬下巴,手上拍着孩子背脊的力道轻柔。

  “他企图家暴并故意丢弃他儿子,带走吧。”

  话落,特警包围住江御之,要将人带走。

  江御之眸子一沉,想摘下墨镜自证身份,看了眼频频投来视线的路人,恶狠狠的瞪了眼江肆野。

  江肆野故意误解了江御之的意思,抹了一把眼泪,惨兮兮的揪着衣摆道:

  “叔叔在机场外,姐姐会带我去的,爸爸你不要揍我呜呜呜……我不要被卖掉……”

  “……”

  江御之成功跳进黄河洗不清,被特警带走。

  江肆野窝在池妃妤怀里,朝着江御之扮鬼脸吐舌头,一脸嘚瑟的小模样。

  “漂亮姐姐,你要去哪里呀,我让我叔叔送你去!”

  池妃妤看了眼江肆野,拎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放到特警身边。

  “有人接,走了。”

  说完,拎着斜挎的小包起身离开。

  江肆野看着池妃妤离开的背影,鼻头一阵发酸。

  池妃妤走了几步,又心口不一的拐了回来,撕开颗糖塞进江肆野的嘴里。

  “吃糖,憋着不许哭。”

  ……

  机场外。

  池妃妤本想上接机等候的车,却在踏出机场那一刻被保镖围住,上了另一辆车。

  阵仗大的好似她惹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来抓她问罪。

  池妃妤刚坐下没两秒,身侧便传来安毅华不屑中带着恼火的声音。

  “当初有能耐逃婚出国鬼混了五年,现在回来还要我请?”

  “……”

  “当初你逃跑江家没说什么,这次你要是再敢给我整些没用的幺蛾子,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池妃妤掀了掀眼皮,听着身侧男人的警告,冷芒的视线刚落在安毅华身上便收回。

  虽是没说什么,却自顾自的戴上了耳机,往旁边又坐了坐。

  从里到外都在透露着,妈的智障,莫挨老子。

  安毅华的脸瞬间黑了个透顶。

  私家车平稳的行驶在路上,气氛却压抑静谧的令人窒息。

  半个小时的路程,车子停在安家别墅门口。

  池妃妤没等司机过来开门,自顾自下了车。

  刚一抬头,便见着两个看了就倒胃口的身影。

  柳碧螺端着贤妻良母的姿态走过来,一脸的关怀和欢喜,身旁还跟着女儿安碧瑶。

  “妤妤回来啦,这五年在国外有照顾好自己吗?你看你瘦的,在外面拍戏也不要为了保持身材不吃饭呀。”

  说着,又帮安毅华脱掉西装外套。

  刚想让安碧瑶去帮池妃妤拿行李箱,便见着她两手空空,神色有些疑惑。

  “妤妤怎么没拿行李回来呀?”

  简单的一句疑问,听着没什么问题。

  但鉴于池妃妤五年前逃跑出国的光荣事迹,一下触及到了安毅华的怒点。

  “池妃妤,你这次要是在敢给我跑了,或者给我搅黄了和江家的联姻,你以后就不用再认我这个父亲了!”

  安毅华指着女人鼻子破口大骂,一旁的柳碧螺赶忙拉下了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胸膛给他顺气。

  “老公,妤妤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别凶她了,不然可要怨你了。”

  一番话,把一个好后妈该有的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

  听着像是句句偏向池妃妤,字眼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安毅华,这个女儿的叛逆且不服管教。

  池妃妤看戏似的站在一旁,琢磨着刚才安毅华说的话,眉头微微扬起。

  还有这种好事?

  “真的假的?”

  池妃妤突兀的开口询问着,目光直直的对上安毅华投来的视线,丝毫不慌。

  “搅黄了就可以不认你这个父亲了?你不要骗我。”

  “你个小畜生!你……!!”

  安毅华还想要再接着骂,却在对上女人变得冰冷骇人的视线时,下意识的噤了声。

  柳碧螺以为安毅华是被气到了,赶忙又拍抚着他的胸膛给他顺气,看着池妃妤的视线中带着责怪。

  “妤妤,别这么和你爸爸说话,瑶瑶快去帮姐姐拿下包,劝劝你姐姐。”

  安碧瑶懂事的给安毅华倒了杯水,又安抚了两句。

  等她走到池妃妤身边,便伸手要拿过她的包,话语里夹杂着刺人的话。

  “姐姐你也真是的,江家当初给了八百万的彩礼钱,家里都收下准备你和江二爷的订婚宴,结果订婚宴炸了,你一声不吭跑了,也不为安家的未来和爸爸着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