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小祖宗她每天都在带崽撒野》

第2章 江肆野:我爸是傻子,他走丢了

  来人穿着一身白大褂进入房间,手里拿着个涂抹的药膏丢了过去。

  “消炎的,早中晚各涂抹一次,好了之前禁止剧烈运动。”

  “……”

  江御之看着药膏,某处微凉中带着点痒的感觉,已然在告诉他,涂过药了。

  昨晚疯狂的种种再次浮现。

  谢无恙转了转食指上的戒指,看着身上没一处好地的男人,脸上憋笑。

  “二爷,只是使用过度有点红肿,没多大问题,放心。”

  话音刚落下,一个枕头便砸了过来。

  谢无恙连忙闪身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江御之胸口剧烈起伏着,瞥见床头柜上的两百现金,靠近一看。

  上面用口红赫然写着……

  昨晚小费,缘见不谢。

  “砰!”

  一声巨响,从卧室里传出。

  江上赶忙推开门进入,生怕江御之再出意外。

  入眼,便是床头柜倒地,地上躺着两百现金。

  一时间,气氛诡异的寂静。

  江御之被气笑了,捏着被子的手都在发抖。

  “查!”

  江上吓的虎躯一震直点头,未了,又沉默了。

  “爷,已经查了,但能查到的,只有她朝着监控挥手的画面……”

  “……”

  “昨晚基地前那片森林机关被人尽毁,事先准备的假凰玉也被掰了……”

  “……”

  “刚才江家传来消息,说是老爷子选定了安家二小姐,您看……”

  听着江上一连串的话,江御之深吸口气,理智回巢。

  “先去基地,江家那边等他们过来,告诉奶奶不用等我吃饭了。”

  说完,挥退手下。

  等门关上后,江御之从枕头下拿出那只小皇冠耳饰。

  这是昨晚他反抗时咬了她后藏的。

  记忆中,女人的脸很模糊。

  但那双红眸,和那句“进了我的房,走路要扶墙”让他记忆犹新。

  此仇不报非君子!

  狗女人给他等着!

  ……

  五年后。

  帝都九京国际机场。

  池妃妤戴着口罩下了飞机,一边看剧一边朝着VIP通道走去。

  走到一半,瞧着前方拥挤嘈杂,索性停下步子等人群散开。

  不想下一刻,她的腿蓦的被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撞了一下。

  只见一小奶娃跌坐在地上。

  小奶娃似是摔的狠了,疼得皱起一张小包子脸。

  江肆野觉得自己一定受伤了,从没吃过亏的他,小脾气直接上来了。

  哪个神经病敢推他!

  “怎么样,还起不起得来?”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接着一只雪白莹润的手,出现在了他眼前。

  江肆野抬头便对上一张十分好看的脸,简直和他心中的仙女一模一样。

  “呦,你不会就是这小鬼的妈吧?他可把我两万多的相机给撞地上摔坏了,这账该算了吧。”

  一道尖锐的女声出现,二十多岁模样的女孩拦在了池妃妤的面前。

  此时周围聚集了不少人。

  “谁说我是他妈妈?”

  池妃妤像看白痴似得瞥了她一眼,顺势牵上小孩的手,将他从地上扶起。

  “你!”

  “你什么你,我根本没有撞掉你的相机!反而是你,推我跌倒,害我摔伤还恶人先告状!”

  又萌又酷的小包子一把将池妃妤挡在身后,怒视着推他的女生,挺直了腰板,奶声奶气的怒斥。

  看着这么可爱的崽在眼前被推倒摔破了皮,围着的众人看不过去,望向女人的眼神慢慢带上了质疑。

  女生看了眼池妃妤,再看和她一样又拽又嚣张的小崽子,完全不相信两人不是母子。

  听着周围传来的指责,她眼睛转了转,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转身面对对着人群,泪声俱下哭诉着道:

  “这熊孩子真的把我的将近两万的相机给撞掉了,我不过是想抓他衣服,别让他跑了,结果他就自己摔出去,还撒谎说我推他!”

  “我……我才没撒谎!”

  江肆野被气的红了眼,这个丑女人敢污蔑他!

  想骂人,脑海里又蹦出某个男人让他不许说脏话的声音。

  池妃妤看着才到自己大腿的小奶娃,掀了掀眼皮,拿下一只耳机看向对面的女生。

  “你说他撞坏了你的相机?”

  女生瞧着池妃妤开了口,立马止住哭丧。

  “就是他,我朋友可以作证。我还不至于讹一个小孩子吧。这相机我上周刚花了两万多买来的,今天第一次用,谁知就出了这事。看你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我也不多要你,你赔偿我两万就行。”

  江肆野看着女人不要脸的讹诈,还说得仿佛是恩赐,气的要暴走。

  刚想开口,便被池妃妤捂住了嘴。

  池妃妤也懒得废话。

  这种人的把戏她见多了,钱给她又何妨,也看她有没有那本事拿着花!

  “付款码。”

  周围人一看孩子妈都认倒霉赔钱了,也不再打算看下去。

  女人收了钱准备走,池妃妤拦住了她,嘴角微勾,“现在还不是走的时候。”

  “你想干什么?”

  看着池妃妤意味不明的笑,她不由来的开始心慌。

  “欺负一个小孩子让他受伤,还拿着没有毛病的相机讹诈了两万,警察来了,你就知道该干什么了。诺,已经来了。”

  “你,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话音落下,池妃妤不再搭理她,拿过她的相机交给来的警察。

  交代清楚了经过,待警察取证完,女人最终老老实实退还了两万,并哭着补偿了小包子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余下等待她的将是被送入拘留所。

  而池妃妤领着小包子,将他破皮的手清理好贴上创可贴,便欲准备离开。

  不远处,男人看着刚拍的照片,打了一通电话。

  ……

  “漂亮姐姐,别丢下我。”

  池妃妤看着泪眼婆娑的小奶娃,脑海里回想起某位自称五岁的狗男人也是这么哭的,嘴一撇,眉头皱的快打结。

  江肆野一瞅这表情不对,立马收住眼泪,抱紧了女人的大腿,肩膀一耸一耸。

  “我爸爸是傻子,他走丢了,我找不到他了……”

  池妃妤面色一僵,看着江肆野的棕褐色的软发,伸手覆上揉了揉。

  “那我带你去找爸爸吧?”

  “不用!”

  江肆野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想着刚才表现好似太过激动,又抱紧池妃妤的大腿蹭蹭。

  “我饿了……”

  说着,怯生生的看了眼女人,伸手指向一旁的快餐店,“想吃这个。”

  池妃妤看了眼手机时间,瞧着也快到饭点了,便给接机的发了条消息,领着江肆野进了快餐店。

  点了杯奶茶,还有一系列小奶娃爱吃的,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江肆野像是八百年没吃过饭一样,左手拿鸡腿右手拿可乐,喝一口吃一口的别提多香了。

  池妃妤嘴角抽了抽,拿了张纸准备给他擦擦嘴,身后一声暴躁的怒斥传来。

  “江肆野你活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