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沈爷养的老祖宗野翻了!》

第二章 你该叫我一声,三叔

  洛天星内心表示很欣慰,沈家小弟自觉报道,很好,很好,省的她去拿人。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她自然也知道沈透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洛天星打量着沈透的脸,脸上却闪过一丝不满,

  “紫薇星衰,却是人中龙凤。”

  沈透微微一愣,

  “你们沈家萧条成这样了吗,像你这样的资质换做以前只配给我提鞋,既然你千里迢迢从东边过来报到,我便讨个彩头,我允了。”

  洛天星一言既出,身边的人看她都跟神经病似的,沈家萧条?!果然是长在山里的,没有见识!沈家家底深厚,百年世家,富可敌国,提鞋?报道?居然这么对沈三爷说话?

  这山鸡变凤凰,飘了?

  “另外,我叫洛天星,不叫沈念。”

  洛天星瞟了沈透一眼,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她老祖宗的名讳怎么能说改就改?

  沈透神色自若,眼里却是多了几分玩味。

  “洛小姐,从现在开始,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三叔。”

  洛天星脚步一顿,回过头去在沈透的脸上停留了片刻,

  “三叔,那也请你记住,以后见了我,便用敬语。”

  众人:总感觉这个新认的洛小姐,有点不识好歹?

  *

  黑色的吉普车自西向东,洛天星看着眼前华丽的别墅,这千年的世事变迁,在开往沈家的三天路上,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变化,这里是皇城东郊,是现在四大世家豪门,沈家的地盘。

  “我们进去吧,他们已经等着了。”

  沈透看着身边,眉眼如黛的少女,此刻已经换上了一身月牙白的长裙,黑发如瀑,像是如皎月吹开了云雾,冷艳逼人。

  “三叔,你不是要带我见家人吗?愣着干什么?”洛天星抬眼看向他。

  “一会儿跟在我身后。”

  沈透沉声道,便拎着她的小箱子推开了大门,

  大厅的水晶灯亮如白昼,中间的舞池是身着华服的男男女女,大提琴声截然而止,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洛天星,而就这时,一个身穿墨绿色晚礼服的中年贵妇朝洛天星走去。

  “阿透,她就是沈念?我的女儿?”陈美仪朝沈透问道,

  “嗯,这就是沈家遗留在外面的真千金,沈念。”

  沈透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声音不重,但是也让在场的宾客听到一清二楚。

  陈美仪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神色淡然的亲生女儿,神色微变,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从她身后冒了出来,看了洛天星一眼,眼睛一红便立刻冲上去抱住了她。

  “姐姐,都是妹妹不好,让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的苦,今天是我十七岁的生日,爸爸妈妈刚好给我庆生,今天你刚好又回来了,我真的好开心。”

  “妹妹既然知错,还不把我的位子给挪出来,占了我沈家大小姐位子,十七年,的确很开心。”

  沈月竹梨花带雨的小脸顿时变得煞白,这个山区里出的野丫头,哪里来的底气!居然这么不要脸!

  今天的生日会她特意让爸妈准备,还请了皇城豪门圈里的名媛少爷,就是想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有自知之明!她才是沈家唯一的女儿!沈家的千金只有她一个!

  陈美仪听到洛天星的话,顿时黑了脸,一把将沈月竹拉到身边,脸上却还伪祥的对洛天星说道。

  “念念,你刚出生就被人拐到了山区,没有教养,你要骂就骂我吧,是妈妈没做好,妹妹是不知情的,她年纪比你小,她是无辜的。”

  陈美仪说着说着便低声啜泣起来,身边的人指着洛天星,窃窃私语,

  “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瞧瞧刚才这小姑娘说的是人话吗?说不定是老天爷开眼,特意换错了呢。”

  “这不,一看就是个白眼狼。”

  “年纪小小,就这么势利,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有妈生,没妈养。”

  “·····”

  洛天星掸了掸周身的衣袖,她嫌恶的看了一眼沈月竹,她素来有洁癖,被这女人碰了一身,像是踩到了死老鼠一般。

  “你!”

  沈月竹看到洛天星的举动,脸变得跟调色盘似的,由白变红!她摆明了就是想羞辱她!她出生娇贵,一直被众星捧月何时被这么对待过!

  “说够了没?”

  洛天星语气淡淡,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福缘深浅,一目了然,她轻叹一声,现在不比以前,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

  “如果我以沈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让沈月竹滚呢?”

  众人顿然噤声,难以置信的看着洛天星,陈美仪和沈月竹的脸色都瞬间大变,

  “你做梦!”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你又是谁呀?”

  洛天星斜眼瞧去,这个一脸横肉的老男人,下意识的往沈透身边靠去捂住了鼻子,

  “真臭····”

  “念念,我是你爸爸。”沈苍雄稳了稳情绪,好声的说道,

  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不可能!老爷子死前立下了这份要命的遗嘱!但是遗嘱也在他去世那晚消失了!她是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难道是·····

  “你还小,还要上学,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

  沈苍雄眯起眼睛看着此刻站在洛天星身后的男人,

  “三弟,不是只喜欢吃斋念佛吗?什么时候开始管你大哥的家事了。”

  “因为大哥要找的这份遗嘱,爸爸在临终前交给我了。”

  “什么!”

  “因为爸爸说,大哥你虽然长子,但是却是最不中用的。”

  沈透不紧不慢的说道,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陈述一件事,

  “噗!”

  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嗤笑,在场的各个人精有谁心里没点逼数,沈家老三沈透,是沈老爷子的老来子。

  却和瘟神转世一样,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生母,只要和他扯上边,非死即伤,从小体弱多病,沈家为了去晦气,直接把他养在寺庙里吃斋诵经。

  虽然这话说的难听,但这个沈苍雄的确是个不入流的货色,除了会仗着自己是沈家长子的身份作威作福,皇城东郊沈家最大,不少人吃了他的哑巴亏。

  听到沈苍雄被自家兄弟当众数落,痛快!实在痛快啊!消失这么久的沈透突然出现,灾星现世,看来沈苍雄这次有的好看了!很快众人哄笑一堂,沈苍雄顿时气的脸发紫!

  洛天星好奇的向沈透从下往上瞧去,可以看到男人轮廓清晰的下颚线,清瘦的下巴下,是突出的喉结,听着头上的男人声音像是琴弦,稳而不沉,一路过来却又沉默寡言,如今听到他讲实话,声音却有几番动听?

  “你有遗嘱又怎么样!念念还没有成年!我才是他的爸爸!”

  “对!我才是她的妈妈!念念是我们唯一的女儿!”

  就在这时陈美仪不知从哪里突然跳了出来!像是老母鸡护犊子似的要把洛天星抢过来,沈月竹一下子傻眼了,前脚说永远爱自己的妈妈怎么就转眼不要自己了!

  “爸爸·····妈妈·····”

  沈月竹这下真的想哭了,看着自己的爸妈争先恐后,一脸嫉恨的看向洛天星,都是她!都是这个贱女人!

  “三叔。”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洛天星眼皮都没抬,看着眼前两个蚂蚱一唱一和的实在辣了眼睛,

  “我在。”

  两个字隔断了所有的脏东西。

  “她不叫沈念,她叫洛天星,从今天开始,我便是她的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