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和影帝隐婚的日常》

01闪婚前夕

  任雨筝闪婚了,其实说起来她也不敢相信,才二十一岁的她居然就这么闪婚了。

  还是跟一个认识不到五天的人闪了婚。

  要是在以前有人说她以后会闪婚,任雨筝是不会信的。

  她是在爱尔兰做的婚姻登记,期限是一百年。

  出了政府办公大楼后,她被那个男人牵着,脑袋懵懵的只能跟着他走。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一个刚大学毕业,准备拼搏一把的二十一世纪新新女性就这么闪婚了。

  她也不明白她当时怎么就神使鬼差的答应了呢?

  看着前面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她突然又觉得似乎和他在一起也不错。

  结婚登记都已经填了,她想反悔也不可能了。

  爱尔兰这边只接受结婚登记,不给予办理离婚的。

  她一团乱麻,稀里糊涂的跟着他回了酒店。

  回到房间后,坐在床上,任雨筝才回过神来说:“我不要做家庭主妇!”

  正在收拾衣服的男人听到她的话后,笑着说:“我有说让你当家庭主妇了吗?”

  任雨筝:“呃……这倒是没有。”

  她挠了挠头,主要是刚刚她自己吓自己,差点就以为结了婚后她就得在家相夫教子,毕竟这男人年纪不小了。

  她小心翼翼的瞟了他一眼:“可不可以暂时不生孩子?”

  任雨筝自觉自己才二十一岁,这么早生小孩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别说生小孩了,就连结婚她都没想过,但是天不从人愿,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

  听她说暂时不要小孩,他也没有生气,而是做到她身旁温柔的轻拥住她说:“你不要那么紧张,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只是结了婚,并不是禁锢你。”

  任雨筝看了看眼前这个精致漂亮的男人。

  突然想到五天前她在火车上见到他的第一次。

  五天前,巴黎火车站。

  任雨筝大学毕业,准备自己一个人去旅行一下,于是她从德国跑到了法国,这天她乘坐了一班从法国开往瑞士的火车。

  上车后她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这会儿乘客不算很多,等了一会,火车就慢慢的启动了。

  她拿出笔记本开始做一些工作,她买的可是高级票,车厢里的乘客都是精英人士。

  他们不会喧哗,上了车放好行李基本都是要嘛安静的看书,要嘛和她一样拿着笔记本敲敲打打。

  她这排位置只有四个,她旁边直到火车开动都没有人坐下来,倒是她对面坐了一对情侣(当然也有可能是夫妻)。

  等她关上笔记本,坐她对面的女士很开朗的轻声用法语和她说话:“你好,你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任雨筝用一口标准流利的法语说道:“你好,女士,我来自中国。”

  “噢,中国人?中国是个很古老的国家,你们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吗?”

  见这位女士有兴趣,任雨筝就赶紧和她安利起种花家的各种好:“女士,中国好玩的东西和地方很多的,美食也多种多样,希望你有机会可以到中国去看看。”

  “我叫苏菲娜,这是我的先生欧文。”

  苏菲娜热情的和任雨筝介绍了一下自己和她老公。

  礼尚往来任雨筝也和她说了一下自己的英文名和中文名:“我的英文名叫蕾娜,中文名叫任雨筝!”

  “然鱼症?”苏菲娜读着任雨筝的名字。

  任雨筝听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也没纠正,而是笑着说:“苏菲娜,你要是觉得不太好念就喊我的英文名吧。”

  “好的,蕾娜。话说你们中文真难读。”

  两人一路聊得挺开心的,苏菲娜对任雨筝很有好感,还主动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

  交谈中,任雨筝得知苏菲娜和她的丈夫都是瑞士人,苏菲娜在银行工作,丈夫则是经营自己的酒庄。

  他们夫妻看起了感情很不错,苏菲娜刚刚说了她才二十八岁,欧文也才三十,两人是大学同学。

  任雨筝被苏菲娜安利了一路的狗粮,还不能拒绝,只能乐呵呵的听着。

  好羡慕~

  车子在某个站停下来的时候,上来了一些人,也不是很多,这节车厢的车票比较贵,一般普通人都不会买这节车厢的票。

  等大家找齐位置坐好,车子缓缓的发动,只是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穿着黑色T恤黑裤一身黑的男人一直站在某个座位旁,他用英语和那个座位的人说着话,但是那个座位上的人却是用德语回答。

  她听着两人鸡同鸭讲半天,不过她也听出来了,对方就是在为难那个黑衣男子。

  他似乎是亚洲人,因为戴了帽子,任雨筝一时间没看出是哪国人。

  她朝那边看过去,苏菲娜他们自然也听到了动静,也转头看热闹。

  黑衣男子再次说了点什么,但是他那个坐着的人依旧一口德语说着话。

  任雨筝想着,都是亚洲人,帮一把得了,她旁边正好没有人。

  于是她用英语开口问:“嗨,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过来这边做一下吧!等会儿和列车员说一声就行了。”

  那个黑衣男子听到声音后就转过头去。

  这回任雨筝总算是看清了他的长相,怎么说呢?

  一个字形容就是帅,两个字形容就是精致,三个字形容就是帅呆了!

  帅是其次,主要是任雨筝看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对方看到她是个亚洲女孩子,也不想在和那个人继续争执,于是就朝她走了过来。

  他用英语说:“你好,谢谢你的帮忙。”

  任雨筝摆摆手也用英语说:“我也没帮什么,你是哪国人呀?”

  黑衣男子把背包放好坐下来回答:“中国人。”

  “老乡啊!”任雨筝一听中国人就飚了中文。

  听到熟悉的中文,对方也惊了一下:“你也是中国人呀!”

  “对呀!对呀!”

  遇到老乡任雨筝还没高兴的,她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对方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任雨筝摸摸脸:“怎么了,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干嘛那么奇怪的看着我?”

  “没什么,我叫时景行。”

  “噢,很高兴在异国他乡遇到你,我叫任雨筝。”

  “你的景行是不是出自《诗经.小雅》里面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时景行点点头:“差不多!”

  看着他扬起的唇角,任雨筝也不由自主的唇角上扬。

  认识了一个大帅哥,好开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