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和影帝隐婚的日常》

02闪婚前夕2

  任雨筝喊了时景行和她坐一起后,总算不用自己一个人面对苏菲娜撒狗粮的行为了。

  不过在苏菲娜问时景行是不是也和她一样,自己出来毕业旅行的时候,时景行说了句:“苏菲娜女士,很感谢你的赞美,但是我已经三十一岁了。”

  苏菲娜:Σ(゚∀゚ノ)ノ

  欧文:∑(°口°๑)❢❢

  任雨筝:“……啊!”

  过了一会苏菲娜才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真不可思议,你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三十岁的人。”

  苏菲娜的话其实也没错,时景行要是不说,任雨筝也以为他才二十四五岁左右,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实在是没看出来他比自己大十岁呢。

  憋了半天,任雨筝最后只说了句:“你保养得真好!”

  “呵呵~”听到她的话,时景行笑出了声。

  然后他笑着问:“那要不要我介绍我常去的美容院给你?”

  任雨筝连忙点点头:“好呀好呀,你说,我回国就去试试。”

  见她当真了,时景行就笑着说:“逗你的,我一个大男人去什么美容院。”

  “噢!”任雨筝还有点惋惜呢!毕竟爱美是每个女孩子的天性,她还真的以为时景行去了某家比较好的美容院做脸了呢。

  现在很多男生也爱护肤,任雨筝并不反感,就像她想的那样,每个人都有爱美的权利,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她唯一不太能接受的是男生浓妆艳抹。

  其他的都还好,她在欧洲生活了十多年,心理还是很开放的。

  开放归开放,但是她家很传统的,对于某些方面她还是很保守的。

  四个人一起一直到瑞士,下了火车后任雨筝和苏菲娜欧文夫妻俩告别,准备去在瑞士工作的堂哥那里混一晚。

  她背好自己的包包,拉上小行李箱就要走。

  时景行喊住了她:“那个,你等等……”

  任雨筝回头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儿,这个区要怎么走?”

  时景行说着把手上的地址给她看了一下!

  上面是一家民宿,任雨筝胸有成竹的问:“你身上的现金多吗?”

  时景行一头问号,但还是回答说:“应该还有三千欧元。”

  “噢,那就够了,跟我来吧!”

  任雨筝招呼着时景行跟着她走,她带着他走到一处地方打车!

  “这就是你的办法?”时景行一言难尽的看着她。

  任雨筝抬了抬眼皮:“这是最快的办法了,难道你想去挤公交车或者走到目的地?”

  时景行不想,因此打车确实是最快的,但也挺费钱的,不过他也不缺这点打车的钱。

  等招到一辆空车后,任雨筝跑到驾驶座和司机嘀嘀咕咕一通后,然后朝时景行说:“司机知道这个地方,他会带你去目的地的,你坐他的车去就行了。”

  等时景行坐进车里,任雨筝就自己走了。

  车子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她还笑嘻嘻的和他挥手道别。

  等她坐着公交车又走了一段路来到自家堂哥的公寓,她按了一下门铃,好半晌屋里都没人应。

  于是她拿出手机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任雨筝不爽的问:[任雨洛,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一下吗?大白天的你又跑到哪里去鬼混了?]

  任雨洛听着自家堂妹的话,顿时大呼冤枉,他可是有正经事情才出门的,绝对没有她嘴里那样出来鬼混。

  [少胡说八道冤枉你哥我,钥匙在信箱里面,你自己去找。]任雨洛没好气的说。

  任雨筝得到钥匙的下落就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任雨洛听到“嘟嘟”的挂断声,顿时起得像打她一顿:“没礼貌的臭丫头。”

  任雨筝跑下楼找到任雨洛的信箱,信箱没有锁,里面叠了一些报纸,她拿出来,钥匙就藏在报纸里面。

  拿了钥匙开门,任雨洛的房子还行,挺干净整洁的,至少不是个猪窝。

  任雨筝赶紧翻开行李箱拿出衣服进了浴室。

  洗了澡她把衣服拿去洗了,然后翻了翻冰箱,找了点吃的。

  等任雨洛回来就见自家堂妹懒洋洋的躺在他的沙发上。

  “回来了啊!”任雨筝见他回来,也没站起来,继续她的咸鱼躺。

  “嗯嗯,我买了些东西,晚上做点好吃的!”

  任雨筝:“你做?”

  “怎么可能,是你做!”任雨洛一脸狡黠的笑。

  他这个小堂妹厨艺不错,偶尔来瑞士他绝对会让她做一顿饭的。

  没办法他们家都是中国胃,最喜欢的还是纯正的中餐。

  奈何家里厨艺好的人真的不多,倒是小堂妹手艺还不错,至少比他们好太多了。

  任雨筝似乎早就习惯了,听到让她做饭也不是特别惊讶。

  其实她也不算很会做饭,最多就是弄点家常炒菜。

  大餐什么的就别想了,费时又费事,还很难做好。

  她坐起来踱步进厨房,看了看任雨洛买回来的菜,很快就在心里确定好了今天晚餐的食谱。

  ***

  的士把时景行带到目的地后,付了钱,他站在路边拨打了一个电话:[我已经到了,出来接我一下。]

  对方听说他过来了,立即从民宿里面跑出来。

  没一会,时景行就见一个目测一米七五左右,有点胖的男生跑出来。

  他是时景行的助理,叫马明涛。

  他跑到时景行的面前问道:“景哥,路上没遇上什么事儿吧?”

  时景行摇摇头:“没事,先带我去休息一下。”

  “好的!”

  马明涛带着时景行去了民宿,和民宿的老板说了一下,做了登记后,马明涛带着他进了订好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这家民宿最好的房间,时景行放下自己的背包。

  马明涛站在门口说:“景哥,你的行李我放在衣柜那边,床单被罩民宿老板都换过新的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出去了。”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说:“我房间在你对面的左数第二间,有事可以喊我。”

  “嗯!”时景行应了声。

  然后马明涛就出去了,顺便还帮他带上了门。

  时景行见他出去后,走到房门口把门锁上,摘下帽子,然后进了浴室。

  三十分钟后他腰间围着一块浴巾出来了。

  时景行看着高高瘦瘦的,没想到居然是脱衣有肉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