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1章三年之后,天下必将大乱!(求收藏,求推荐!)

  “我这是在哪里?”

  赵浪醒过来,看着身边古色古香的房间,还有身上明显不是现代的衣服,脑子里有些混乱,

  “我不是被卡车撞了么?怎么会在这...嘶!!!”

  突然一阵记忆涌上赵浪的心头。

  消化完这段记忆,赵浪脸上露出一个苦笑,

  “居然穿越了?!”

  身为一个网络文学爱好者,对于穿越这种事情,他很快就适应了。

  赵浪查看着刚刚得到得到的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身也叫赵浪,只不过有点傻傻的,所以得到信息不多。

  只知道这里是华夏,他是一个富裕地主家里的公子。

  前两天不小心摔倒了,碰到了头。

  给了赵浪过来的机会。

  “反正我上辈子就是孤身一人,也没有什么牵挂。”

  “毕业了几年,连魔都的厕所都买不起,到这里当个富贵公子也不错。”

  赵浪看着房间里的陈设,古典大方,就是放到现代,也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起。

  慢慢下床,走到屋内的铜镜前。

  顿时,一个翩翩公子便出现在赵浪眼里。

  “还好,有我之前的8分帅气。”

  赵浪还算满意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气势威严,身穿黑色常服的中年人,带着一个老伯走了进来。

  老伯看到赵浪站在房间里,急忙过来扶住赵浪,然后念叨道,

  “公子,您怎么下床了?”

  赵浪看着老伯的身影,稍微回忆了下,就知道了老伯是谁,

  “福伯,我没事。”

  福伯听到赵浪的话,脸上却一愣,然后惊讶的说到,

  “公子...能认出老奴了,说话也顺畅了!”

  “您..您的痴症好了!”

  福伯赶紧对一旁的中年人说到,

  “家主!家主!公子的痴症好了!”

  威严中年人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讶,沉声问道,

  “浪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赵浪看向这个满脸威严的中年人,犹豫了下,便有些生涩的叫到,

  “爹。”

  这是原主的爹。

  只是在记忆里,这爹经常不在家,生活上倒是从来没有亏待过原主。

  自己占了别人的身体,喊一声爹也不吃亏。

  听到喊声,中年人浑身微微一震,眼里居然闪过一丝泪光。

  但他很快就把感情收住了,然后故作淡然的说到,

  “你前日摔了一跤,却没想到,把痴症给摔好了,倒也是好事。”

  “这几日你就好好休息。”

  赵浪也只好点头应是,他上辈子一直都是一个人,这突然多出来个爹,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他还是有些情况想要弄清楚,

  “爹,我这些年都有些迷糊,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

  赵浪原本是想问朝代的,可这有些太过于突兀了。

  中年人还没有回答,一旁的福伯就乐呵呵的说到,

  “公子痴症才好,不知道也正常,不过以后可要记住了,不然被人笑话。”

  “现在是大秦始皇帝在政33年。”

  福伯说起大秦始皇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骄傲。

  一旁的威严中年人也自矜的点点头,

  听到回话,赵浪算是知道了。

  原来他来到了秦朝。

  秦朝也还不错,大一统王朝,就是短命了点,秦王政36年驾崩后,就天下大乱了。

  赵浪突然一怔,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问道,

  “福伯,你说今年是几年?”

  福伯再次回到,

  “秦王政33年。”

  赵浪心里一沉,不由的说道,

  “完了,只剩三年的好日子了。“

  中年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

  福伯也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说到,

  “公子又在说胡话了。”

  “您有家主庇佑,一生必定大富大贵!无忧无虑!”

  听到这个回答,赵浪只想泪流满面。

  听听!听听!

  大富大贵!无忧无虑!

  这两词,听着就像在烈日下吃冰棍,舒爽!

  又像久经奋战之后的一哆嗦,通畅!

  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是难受。

  这么好的日子,只能过三年,换谁谁不难受?

  这时候,一旁的中年人却皱起了眉头,问道,

  “浪儿,你说什么?”

  赵浪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正想着怎么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他的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两个选择,

  “神级选择系统已启动。”

  “一:编造一个理由,奖励黄金万两。”

  “二:说出真正的原因,奖励特种兵体魄!”

  赵浪稍微愣了一下,心里就已经反应过来,

  “穿越必备系统!”

  看着面前的选择,赵浪快速的思考着,

  “黄金万两虽然是很不错,可乱世将至,钱再多,没有武力也守不住,而且家里看上去也不缺钱。”

  “特种兵体魄就不一样了,在一个感冒就可能要命的时代,强壮的体魄才是王道。”

  而且迟说不如早说,还可以让家里早做准备。

  赵浪做好了决定,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到,

  “爹,三年之后,天下必将大乱!我等早做准备吧!”

  听到这话,中年人的眼睛顿时猛然一睁,福伯更是脸色变得煞白,连忙说到,

  “公子,您的痴症又犯了?家主,公子他不是这个意思。”

  中年人的眼神变幻了几下,然后沉声说到,

  “你先出去。”

  “是,家主。”

  福伯不敢违抗,只是走之前,给了赵浪一个担忧的眼神。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了,中年人深深的看了赵浪一眼,说到,

  “你自小得了痴症,生活在这座庄子里,难道也觉得这暴秦当反,秦皇这暴君当诛?”

  中年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却是多了几分悲凉和寒意。

  如今大秦虽然天下已定,但外有匈奴窥探神洲,内有六国余孽伺机而动。

  并不太平。

  这些事情都不能动摇他的心志。

  可今天,他接到福伯的消息,自己这个生来就有痴症的孩子,摔了一跤昏迷不醒。

  他之前就觉得对这个孩子有亏欠,处理完政务之后,便赶了过来。

  可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要弑父灭秦。

  这种感觉,是何其悲凉?

  因为他正是秦始皇!

  秦始皇已经打定了主意,等离开这里后,便彻查全庄!

  他这儿子自小痴呆,清醒之后会有这种想法,肯定是身边的人时常提起。

  赵浪这时候却没有没有意识到,他一句话,就把全庄人的性命放到了刀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