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2章咱们爷俩肯定能成事!(求收藏,求推荐!)

  赵浪这时候却摇摇头,说到,

  “爹,您这是说的什么话?”

  “大秦灭六国,一统天下,是大势所趋!千古功绩!”

  “虽然秦法严苛,但乱世需用重典,也无可厚非。”

  “至于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么能说是暴君呢?”

  听到赵浪的话,秦始皇浑身一震,眼睛更是睁的溜圆,喃喃自语道,

  “千古一帝!你认为朕是千古一帝!”

  赵浪没有听清自己便宜老爹后面的话,点点头接着说到,

  “当然,扫灭六国,统一天下;创立郡县制;书同文、车同轨、行同轮,统一文字,货币。”

  “这些创世功绩,无论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是功在千秋的大功绩!”

  “而始皇帝全部都做了,这还不能称千古一帝,谁能?”

  赵浪说的是真心话。

  而且秦始皇的这些功绩,他读书的时候,也是反复背诵过的。

  秦始皇听得只想抚掌叫好。

  他自从统一六国以来,听到的都是天下人的漫骂。

  暴秦!暴君!

  今天,他却在自己这个痴儿这里听到了最贴心的话!

  只是...

  秦始皇这时候反应过来,皱眉问道,

  “浪儿,你既然这么看好始皇帝,可为何却要准备造反?”

  赵浪看着自己便宜老爹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在认真听自己的话了。

  于是低声说到,

  “爹,如果始皇帝在世,那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是,三年之内,始皇帝就要死了!”

  “到时,天下必乱!”

  “你说什么!”

  秦始皇直接脸色狂变。

  赵浪见对方这么大声,连忙说到,

  “爹啊,你小点声,这要是让人听到了,我们哪还有活路?“

  秦始皇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一脸小心的赵浪,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问道,

  “如今始皇帝正直壮年,怎么会在三年内死去?”

  赵浪想了想,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全说了也不要紧,

  “始皇帝不是被人刺杀的,是被自己毒死的。”

  秦始皇疑惑道,

  “被自己毒死?”

  赵浪点点头,带着几分可惜说到,

  “始皇帝虽然是千古一帝,可却想着逆天改命,长生不老。”

  “可他服用的所谓仙丹,其实都是剧毒之物!”

  “讲真,他能抗这么久,已经是身体强健了!”

  秦始皇心中巨震,但还是带着几分不敢置信,问道,

  “始皇帝身边的方士都是神仙人物,仙丹也都是耗费巨大,才练出来的奇珍,怎么会是剧毒之物?”

  赵浪笑着说到,

  “是不是毒药,随意找个畜生,让它吃上个几天,不就知道了?”

  “给畜生吃?”

  秦始皇眉头一皱。。

  赵浪听到这话,更加嫌弃的说道,

  “就那些东西,喂给畜生吃都是在造孽。”

  “你...”

  秦始皇只觉得头上的青筋直跳。

  赵浪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自己便宜老爹的异常,

  “爹,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没什么,”

  秦始皇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继续说道,

  “浪儿你说的这些事情太过离奇,我需要好好的想想。”

  赵浪的话让他极为震惊,他现在只想去求证这是真是假。

  赵浪也没有想着一次就能劝成功。

  毕竟正常人遇到这种说法,都会懵哔。

  他这便宜老爹没有以为他是中邪,心理就算是极为强大了。

  “爹,三年时间,不长也不短,还是要早做准备。”

  赵浪劝了一句。

  秦始皇如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浪,然后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那从今天开始,这一座庄子就交给你来打理,另外我再给你黄金万两。”

  赵浪眼睛微微一亮,知道这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

  毕竟如果连一个庄子都经营不好,也就别想着什么造反了。

  不过这黄金万两说给就给,这到底是个什么家庭?

  他自己现在反而有些忐忑了,

  “爹,咱们家里是做什么的?这么有钱吗?”

  秦始皇看着赵浪的反应,心里稍微平衡了点。

  今天一直都是他在震惊,现在总算是轮到这小子,于是淡淡的说到,

  “家里的生意,你现在年纪还小,而且痴症刚好,不太好参与,再说了,区区黄金万两就把你吓住了,以后怎么成大事?”

  赵浪看着自己便宜老爹这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都不由的竖起了大拇指,

  “爹,就你这气势,咱们爷俩一定能成大事!”

  “到时候,你当皇帝,我当太子!”

  秦始皇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然后说到,

  “行了,这件事对谁都不声张。”

  赵浪点点头,郑重的说到,

  “爹,你放心吧,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我都懂,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让人知道。”

  秦始皇神色古怪的点点头,说到,

  “行了,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忙,还要赶回城内,就先走了。”

  他现在只想回去看看,那金丹是不是真的如同赵浪所说,是剧毒之物!

  赵浪一听,心里对自己这便宜老爹又多了几分敬佩,看看这敬业的态度!

  难怪能攒下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当然,这些家业最后还是要便宜他的。

  因为在之前的记忆里,赵浪没有看到过自己有任何的兄弟姐妹。

  于是满口答应道,

  “爹,你放心去,家里有我看着!你就放心吧!”

  秦始皇点点头,就朝外面走去。

  赵浪顿时说到,

  “爹,我送送你。”

  对辛辛苦苦给自己挣家业的便宜老爹,赵浪觉得还是可以多给点关怀的。

  而且对方听到自己受伤的消息,就立马赶回来。

  说明对自己这个儿子,也还是比较在乎的。

  秦始皇这时候却停了一下,说到,

  “不必了,你大病初愈,别染了风寒。”

  然后自己走了出去。

  一直在门外的福伯便迎了上去,

  “家主...”

  秦始皇挥挥手,带着人走到了一旁,确保房间内的赵浪听不到,才说到,

  “我有几件事,你要记住。”

  “一,我的身份不得透露!”

  “二,庄子上以后的大小事务,都由浪儿做主,无论什么要求都要满足。”

  “三,我明天会让人送来一万两黄金,你交给浪儿,不准干涉用处。”

  “都记住了吗?”

  福伯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但也知道自家主人的性子,于是答道,

  “是,老奴记下了。”

  看着秦始皇带着侍卫离开的背影,福伯不由的看向了赵浪的房间,自语道,

  “公子,您和家主说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