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第1章 他是讨债来的

  云顶顶楼的走廊尽头,角落的洗手间隔间里。

  苏鹿双目无神地睁着,眼泪从眼角滑落。

  她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她明明只是来参加一场酒会而已。

  就在半个多小时之前……

  ……

  “哎,她老公前几天不是才出绯闻么?她还有心情来酒会?”

  “联姻的没感情呗,都说是各玩各的呢……”

  “再没感情,脸总是要的吧?那么大一顶绿帽子都直接扣头上了,要我可没脸出门了。”

  苏鹿知道这些人在谈论她。

  因为前几天顾信和陈雅西的绯闻出来了。

  苏鹿与顾信是为期五年的协议婚姻,两家借着这层姻亲关系,紧密合作。

  两人约定只等五年一到就离婚,合作愉快,互不相干。

  所以这事苏鹿早就知道,前几天的绯闻,也是因为五年之期快到了,才有些疏忽而被捕风捉影。

  顾信觉得很歉疚,苏鹿倒没怎么当回事。

  她只是有些羡慕顾信,只等五年一到马上就能与真爱名正言顺长相厮守。

  不像她,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错过了。她把那个最爱的男人,丢掉了。

  顾信看见她过来,忧心忡忡,“你怎么来了?”

  “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呢,我来帮你打打圆场。”苏鹿笑了笑,垂头漫不经心剥着一个纸杯小蛋糕。

  “小鹿,对不起啊。”顾信一直很歉疚。

  苏鹿浅笑,“真没事。而且本来再过几天咱们就要办手续了。”

  话虽这么说,顾信还是觉得有愧,虽说都清楚这婚姻的本质,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作为女方的苏鹿更吃亏。

  顾信说道,“我带你去江河传媒的江二少,这酒会就是江黎主办的,为了给他刚回国的朋友接风,他这朋友在国外来头不小,打算进军国内市场呢,认识认识没坏处。”

  “好。”苏鹿从酒台端了杯红酒。

  云顶的大片落地玻璃外,是丰城华灯初上的无敌夜景。

  江黎和他的朋友坐在落地玻璃前的豪华沙发上。

  顾信微笑道,“江二少。”

  “哟,顾总。”江黎显然对近日顾信的绯闻也早有耳闻,目光似谑非谑,朝苏鹿看了一眼。

  顾信:“这位是我妻子苏鹿。”

  “江少,幸会。”苏鹿的笑容无懈可击,“我敬江二少一杯,也敬您朋友……”

  这时,一直背对着的江黎的朋友,转过身来。

  苏鹿声音戛然而止,笑容顷刻间破碎。

  薄景深。

  她身子晃了晃,脑子里轰鸣着。

  眼前薄景深英俊无俦的脸,和五年前带着青涩英气的脸重叠在一起。

  五年前他猩红的眼,和切齿的话语又再次浮现。

  ‘苏鹿,你背叛我,你嫁给别人。把我当成傻小子一样玩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江黎看到苏鹿忽然定住,笑道,“哈哈,我这哥们儿帅吧?你和他喝一杯你不亏啊。”

  苏鹿回过神来。

  薄景深唇角勾着一抹冷笑,“敬我?可以。但我不喜欢红酒香槟这些没劲的东西。”

  他淡淡看着苏鹿,“威士忌或者白酒,如何?一杯没诚意,两杯不过瘾,不如三杯?”

  顾信皱眉道,“小鹿酒量一般,我替她喝吧。”

  江黎也想出声打个圆场。

  苏鹿声音略哑:“我喝。”

  顾信:“小鹿!”

  苏鹿迅速拿起一杯威士忌。

  薄景深慢条斯理的也拿起一杯。

  一杯。

  两杯。

  三杯。

  薄景深游刃有余。

  苏鹿面色苍白。

  “小鹿,你没事吧?”顾信低声问。

  苏鹿摇头,“没事。”

  她转眸看向江黎,“江少,那我就先失陪了。”

  哥们儿这一个照面就灌了人三大杯,江黎也不太好意思,点了点头,“好,慢走,下次有机会再见。”

  顾信送她到厅门口。

  顾信:“真不用我送你回去?”

  苏鹿:“真没事,我去趟洗手间,然后就回去。不用担心。”

  楼层尽头的洗手间。

  苏鹿吐得昏天黑地,吐完昏沉地到洗手台,捧水洗脸漱口。

  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她刚直起身,就被捂嘴带进隔间里。

  隔间锁上,她被按在墙上。

  他炙热的呼吸卷着馥郁酒气,裹挟着他身上清冽的雪松气息,飘进了苏鹿的呼吸里。

  苏鹿一怔,心里原本的恐惧,扩大成无边际的疼。

  “苏鹿,好久不见了。我的话,你没忘吧?”

  薄景深拂在她耳畔的呼吸灼热,话语却寒凉刺骨,“把我当成傻小子一样玩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是讨债来的。

  苏鹿从没忘记过他说的话。

  “听说,你和他是各玩各的?那正好,今天陪我玩吧。”

  他的大手扯掉她最后一层防备。

  苏鹿被按在墙上,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酒精让苏鹿头脑昏沉,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

  比身体更疼的,是心。

  但她一声不吭,只紧咬着唇,嘴里腥甜一片。

  薄景深用手指撬开她牙关,不让她继续自虐,然后就被苏鹿一口咬在手背上。

  他皱眉,但没躲开。

  手背上的疼痛,比起此刻巨大的愉悦而言,不算什么。

  但,有温热的液体一滴滴的落在他手上。

  她的眼泪仿佛成了蚀骨毒药,在薄景深心里扯过一抹无法忽视的刺痛。

  薄景深声音寒凉,带着森然笑意,“好玩吗?”

  苏鹿只想走,她拖着虚软的步子走出去。

  烟灰色西装外套,从后头罩上她肩头。外套上属于他的雪松冷香也笼罩了她。

  苏鹿没回身,声音微哑,“薄景深,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两清了。”

  我不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