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宠婚撩人:薄总,太太有了!》

第2章 天气不错,离婚吧

  苏鹿从电梯下到了停车场。

  她蜷缩着躺进自己的车后座,这才仿佛松掉了浑身的劲儿,眼泪滂沱,浑身颤抖。

  苏鹿知道薄景深其人,炙热灼烈。

  像是一团火,爱你时温暖你,恨你时烧尽你。

  他既然说过要让她付出代价,必然说到做到。但苏鹿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报复。

  他们恋爱时,他爱她,所以舍不得碰她,想留到结婚那天,给她一个完美。

  而现在,他恨她,就能在洗手间隔间里,没有任何怜惜的要了她。

  苏鹿浑身发热又发冷,只来得及发了条消息给许秘书:“云顶地下停车场B-137,速来。”

  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薄景深站在电梯边的窗口通风处,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燃着的烟。

  手背上还有着一个几乎渗血的深深咬痕。

  他先前不是没有感觉,只是难以相信,苏鹿竟然还是……第一次。

  难道,那个男人居然没碰过她?

  ……

  第二天醒来,苏鹿就看到手机上有顾信打来的未接和发来的微信。

  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气,苏鹿打回去,“顾信,我看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办了吧?”

  顾信在那头愣了愣,旋即笑了起来,“好。天儿是不错,那等会见。”

  正如他们的婚姻是两家长辈的一场交易,他们的离婚看起来也仿若一场玩笑。

  五年的枷锁终于解脱。

  两人竟是比来结婚的人更喜气洋洋。

  从民政局里出来,顾信向她伸手,“苏鹿,合作愉快。”

  苏鹿看了看手里的离婚证,笑着握手,“合作愉快。”

  她如释重负。

  旁边走上来个女人,挽住了顾信的手。女人戴着口罩,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眸,非常漂亮。

  是陈雅西。

  陈雅西眼眸弯弯,“那这男人我就带走了啊。”

  苏鹿笑道,“赶紧带走吧,耽误你们五年可真不好意思。”

  陈雅西定定看着苏鹿片刻,“苏鹿,祝你也早日幸福。”

  “承你吉言了,多谢。”苏鹿点点头。

  然后顾信就乐呵呵的被陈雅西又拉进民政局去,两人竟是要马上领证。

  苏鹿不由得有些羡慕。

  多好啊。

  一解除枷锁就能转身拥抱幸福。

  而她却……

  苏鹿脑子里陡然又响起了男人冰冷的声音。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今天陪我玩吧。’

  父亲苏豫康打来电话。

  “晚上七点来盛筵,有个饭局。”

  苏鹿这几年独自经营管理着一个公司,算是她的嫁妆吧,公司规模不大,苏家看不上的那种。

  但毕竟是苏家的女儿,顾家的媳妇。

  父亲偶尔会叫她参加些商业饭局。

  苏鹿想了想,也的确该和父亲挑明她和顾信离婚的事情,便答应了。

  七点,她准时抵达了盛筵。

  包厢里,苏豫康声色俱厉,“离婚你也不和我商量一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有什么好商量,协议上白纸黑字就是五年。”苏鹿很清楚父亲的态度。

  她只是无关紧要的女儿,家族生意才是首位。

  “我还指望你和顾信好好过,两家能一直绑着合作,你倒好!前阵子顾信那绯闻也是真的吧?你连个男人都留不住!”

  苏豫康气急,他摆手道,“算了,你俩这几年一直没什么进展。正好今天刘总也来了,你等会陪他多喝几杯聊聊。”

  这刘总,苏鹿也知道。四十二岁,离异,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外头还有个私生子,而且前妻是个非常难搞的滚刀肉。

  就这样一个人,苏豫康却觉得是她再婚的良配?

  苏鹿冷笑一声,“你这算盘打得也太响了。”

  苏豫康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刘总的公司这两年发展得不错,人年纪大些也会疼人。”

  “既然是这么好的人,你怎么不让苏娇去呢?”苏鹿冷声问道。

  “娇娇年纪还小啊!再说了,你都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挑的?”

  苏豫康说着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个。今天这饭局很重要,不仅有刘总,还有个准备进军国内市场的海归老板,要是能合作,前景非常可观。”

  话音刚落,包厢门开了。

  秃顶凸肚的刘总客气的将人请进来,“快请进!”

  “刘总客气,能得几位赏识,薄某的荣幸。”一把低沉磁性的嗓音,清冷疏淡,不失礼貌。

  苏鹿一瞬间浑身僵住,心都漏了一拍。

  薄景深走进包厢。

  苏豫康轻声对苏鹿说,“这就是那个海归老板薄景深,你等会也敬他两杯。”

  苏鹿难以置信地看了父亲一眼。

  当初为了让她乖乖和顾家联姻,父亲手段用尽,逼她和薄景深分手。

  她痛不欲生了五年,而苏豫康竟然完全不记得了?

  苏豫康起身道,“薄总果然一表人才!”

  “过奖了。”薄景深淡淡看过来,目光在看到苏鹿时僵了僵。

  她怎么会在这里?

  刘总很快给了他答案,“薄总,这位就是我先前和你说过的老苏,苏豫康。旁边是他的大女儿苏鹿。”

  薄景深挑了挑眉梢,“幸会。”

  苏豫康道,“幸会幸会。”他赶紧安排道,“来来,刘总来坐到小鹿旁边来,等会她好好陪你喝上几杯。”

  刘总也是个老油条,虽然知道苏鹿是顾家媳妇,但想到前阵子顾信的绯闻,再听着苏豫康这撮合的话语,哪里还不明白苏豫康意思?

  刘总看着苏鹿那漂亮的脸蛋儿,他高兴得秃脑门都发光,赶紧就走了过来,“好好好。那我就在小鹿旁边坐了。”

  没一会儿又来了好几个人,众人落座。

  苏鹿以往对父亲安排的这些应酬,无论是什么,都能很淡然的敷衍过去,可今天,有薄景深在场,她实在无法淡然,只想离开。

  刘总在旁边时不时的殷勤,让苏鹿非常不自在。

  薄景深意味深长的目光,还时不时落在她身上,更是让她如坐针毡。

  薄景深是这次饭局主角,席间免不了有人调侃,“听说薄总还是单身?我要是有女儿,就把女儿嫁给你。”

  “老苏不是有女儿么。”有人打趣道。

  闻言,原本疏淡不语的薄景深,倏然抬眸看向苏豫康,“是吗?”

  薄景深朝苏鹿掠了一眼。

  苏豫康没注意到薄景深这目光,只心喜道,“嗨!我那小女儿苏娇,年龄倒合适,但任性不懂事,只怕薄总嫌弃呢。”

  苏鹿心中冷笑,难怪刘总这样的‘好事’,父亲不会让苏娇去,原来是早有远大目标。

  薄景深勾了勾嘴角,笑意未至眼底,“是么?那也别小女儿了,我看你这大女儿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