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穿越八零,娇气龙宝三岁半》

第三章 来自秦汌媳妇的挑衅

  秦姣滑下椅子,凑近二爷爷,伸出小手摸了摸秦大的小腿。

  “大伯,呼呼,不痛不痛。”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秦大在感觉到一只小手轻轻拂过自己的伤腿之后,似乎疼痛真的减轻了很多。

  他抬头努力朝皱着一张小胖脸的姣姣笑了笑,衔着棉布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秦大的长相随了他爹秦老头,严肃有余亲和不足,平常家里孩子都不敢在他跟前淘气,他眼睛一瞪能把孩子吓哭。

  这会儿强忍疼痛,拉出笑容来安慰小姣姣,看上去更可怕了。

  “小姣姣乖啊,一边儿玩去,二爷爷要给你大伯治伤呢。”

  秦姣点点头,移动小身体往门口去,扒着门扉越过了高高的门槛来到院子里。

  秦超带着堂弟在院子里处理刚挖回来的接骨藤,旁边两个婶子在安慰大伯娘。

  “大伯娘不哭,大伯不会有事的,二爷爷可厉害。你再哭,你肚肚里的小弟弟也会哭了。”

  秦大媳妇正伤心着,突然听到秦姣有模有样的安慰的话,本打算勉强自己不哭了别吓着孩子,哪知道秦姣接下来那句话差点没让她被自己口水给噎死。

  “姣姣小糊涂蛋,你大堂哥都快十五了,大伯娘怎么可能再给你生个小弟弟出来。想要弟弟,让你娘给你生去。”

  “大伯娘有小弟弟,他难受,想哭。”

  小姣姣的小胖脸努力板出正经模样,反倒让旁边的女人们呼啦啦全笑起来。

  “她大娘,说不定你真有了呢,等会儿让二叔给你看看,老蚌生珠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去,要生你自个儿生去。”

  她大伯娘的伤心被打岔了,心情好了很多。

  “就算再生,我也只想要个姣姣这样的闺女,家里皮小子够多了。”

  女人们一边说着话,一边不时的往里屋瞅。

  “他二叔应该弄完了吧,我看在洗手了。”

  “阿超他们的药泥还没送进去呢,估计还要等一下。”

  正这时,矮墙外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哟,听说秦大今天伤了脚,你们还是给送山下去看吧,别回头成瘸子了,哭都来不及。”

  “秦汌家的,不会说话呢你就给我闭嘴,怎么着,几天没骂你皮痒了?你有这闲工夫来搬嘴皮子,还不如回去好好想想你生不出儿子你婆婆怎么折腾你。”

  “呵,谁说我生不出儿子,告诉你,我这肚子一看就是怀的儿子,你自己不能生,眼红我呢吧。”

  陪着秦大媳妇的两个婶子丈夫是亲兄弟,两妯娌关系不错,其中一个嫁过来十年都没生一男半女,另一个则三年抱俩。

  即便这样,俩人也没红过脸,连坐月子都是妯娌在忙里忙外。

  听到秦汌媳妇这么埋汰自家嫂子,秦五媳妇不乐意了。

  “哟,还没生出来就开始耀武扬威了,这要是生出来不是儿子,也不知道有些人是不是会被气死。再说了,我四嫂就算没生,我四哥也把她当宝,不像有些人,那日子过得,啧啧。”

  谁不知道秦家沟里就秦汌的老娘最喜欢搓磨媳妇,当年秦汌大哥两口子就是被她给搅散了。秦汌大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现在八年了也没见寄一封信回来。

  秦汌小时候调皮,从山上摔下来伤了腿,秦汌他娘没当回事,自己给弄了点草药敷上,等秦二爷爷知道的时候,骨头都已经长拢了,但是骨没长正,那腿一直使不上劲,一到阴雨天还痛得不行。

  本来是秦汌娘自己做的孽,偏偏还埋怨上秦二爷爷,说他没有及时给秦汌治伤才落到这样的。

  秦汌爸走得早,秦家族人也不好教育这个中年丧夫的寡妇,只能敬而远之。

  可村民们越是懒得跟她计较,她反倒自以为能耐,动辄就跟人吵架,吵不过就哭天喊地说人家欺负她孤儿寡母。

  秦家的这些小辈们,谁没被她骂过,谁没有因为秦汌俩兄弟被家里长辈揍过,是以,连秦汌俩兄弟在村里的人缘也不太好。

  秦汌媳妇在这里没占到嘴角上的便宜,哼哼两声,背着装猪草的背篓走了。

  她们说话的时候,秦姣一直站旁边看着。

  等到秦汌媳妇跟门口过了后,秦姣才悄悄的趴到自己姑姑身上,小声的跟她咬耳朵。

  “姑姑,姑姑,那个阿姨肚子里没有小娃娃,是个大包包。”

  秦晓一听,以为秦姣不知道什么是怀孕,看到人家肚子凸起就以为装的东西,并没有往心里去,随口敷衍了她两句后,就帮忙处理要消毒的绷带去了。

  秦姣乖巧的坐在院子里吃糖,不时看看秦大娘,又看看屋里忙碌的众人。

  折腾了老半天,秦大的腿终于上了夹板,固定好之后又用绷带缠上。

  “行啦,骨头没长好之前别下地,不然成了瘸子可别说二叔手艺不好。”

  秦二爷爷擦了头上的汗,来到院子里,“秦大媳妇,这头一个月别给他吃辛辣的东西,年纪也不小了,不好好将养,等到了我这岁数可不好受。”

  “二叔你放心,我肯定把他看得牢牢的。”

  院里已经摆上了饭桌,酒菜都放好了,只等长辈们就坐开动。

  知道男人腿脚不会有事儿,秦大媳妇脸上笑容也有了,还嘻嘻哈哈的把秦姣说她老蚌生珠的事儿当笑话摆了出来。

  “哦,是小姣姣说的?”秦二爷爷扭头看向小胖丫头,眉眼弯弯,“来,我给你摸个脉看看。”

  大家伙儿起哄着让秦大媳妇把手伸出来,后者也不怕羞,伸就伸。

  秦二爷爷手指头搭上去,没多会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二爷爷,怎么了?”

  旁边秦超轻声问,生怕他.妈妈被诊出什么问题来。

  “没事儿,就是我们家姣姣这张小.嘴忒灵,秦大家的,你这是真有了,大概快两个月了,你自己没觉得?”

  “我,我真没啥感觉啊,不会是摸错了吧?要不二叔,你重新给摸摸?”

  正说话间,村长领着人进来了。

  “秦二叔,在吃饭呢?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村新来的大夫,姓龙。以后村卫生所就交给龙大夫管理了。”

  秦家人齐刷刷的看着村长跟村长身后高大俊美的年轻男人,又齐刷刷的扭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神情平静的秦二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