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萧爷家的小祖宗是团宠》

第4章打残

  英语老师这话尖酸刻薄,不少人都知道说的是谁,偷偷地往后瞧了瞧坐在最后面的简初禾。

  只是简初禾黑色的大眼睛满是懵懂,好像不知道是说自己一样。

  和自己想象的结果不一样,本以为简初禾会像以前那样趴在桌子上难受,那样她还可以接着再讽刺两句,可是如今正主目光正在与她对视,像是根本不知道在说她一样。

  英语老师心底窜起一股莫名的火气,忍不住道:“简初禾,你给我站起来!”

  “老师,有什么事吗?”

  简初禾缓缓站起来,手自然垂在桌下。

  看那泰然自若的样子便让英语老师心里咯噔一声,尤其是今天还换了一副打扮,不仅如此,简初禾的黑眸就像深邃地流光,让她头皮一麻,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忽然,眼角突然看到了讲台上的卷子,想到简初禾的成绩:“刚才说的就是你!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不自爱就算了,考试也做的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写了作文就你不写,你想上天吗!”

  “你看看你姐姐,永远都是年纪第一,真不知道都是姐妹,两人相差怎么就这么大!”

  说完,继续道:“你给我上来。”

  简初禾继续配合,走到江之夏的地方对方传来了一个担心的眼神。

  简初禾倒是无所谓,上辈子这些话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了习惯,如今自然不会在意,于是朝江之夏笑了笑,坦然地走上讲台。

  但当她看到自己面卷子的红叉时也有些无奈。

  “看到自己考的分数了?”

  简初禾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

  这成绩真的惨不忍睹。

  “看到了就拿下去,然后滚开,别在我眼前碍眼!”

  说完,卷子一扬,准备把卷子扔到地上。

  简初禾眸色一暗,半空中就接住了。

  随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发完其他人的卷子,英语老师给了每个人改错的时间,说白了就是自习。

  简初禾看了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试卷,忍了几次,最后拍了拍江之夏的后背。

  “你考了多少?”

  江之夏嘿嘿一笑,大方地展示了自己的试卷:“16.5,比你多了0.5分。”

  简初禾:“……”

  见简初禾不说话,江之夏以为是小女生面子薄,心里难过,忍不住安慰道:“我这全是自己蒙的,也是运气好……”

  突然间觉得自己这话更会伤害小姑娘自尊,只好道:“大不了下次我少考几分,保证不会让你像今天这样被老妖婆骂了。”

  简初禾“……闭嘴。”

  说完,小心翼翼地收到了自己的试卷。

  接下来英语老师倒没有再难为简初禾,不过简初禾也没敢在她课上做数学。

  对于今天的小插曲她并不在意。

  她记得最后这老师的下场并不好。

  身为老师,在学校与其他男老师勾勾搭搭,最后竟然脚踏两只船。

  其中一只船踏到了有妇之夫身上,对方的老婆知道后到学校痛打小三,并且还把视频发布到了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最后两个当事人都被革职,想来最后也不好过。

  简初禾没再多想,在学霸系统里学习到了下课,简初禾起身,却被简若柠拦住。

  “妹妹,你英语不好,以后我帮你补课吧。”

  “不需要,让开。”

  简若柠眼睛立马红了。

  江之夏的同桌是简若柠的追求者,立马就不高兴了:“你他妈的别不识好歹,我们柠柠好心帮你没想到你竟然不识抬举,你一个养女有什么资格和人家真千金比?”

  见简若柠不说话,李强冷哼一声:“真以为山鸡能变凤凰?你看看自己配吗?”

  简初禾没有说话,而是歪着头,似乎在细细揣摩这两个字:“养女?”

  简若柠瞳孔一缩,紧接着眼眶一红,大滴的泪珠夺眶而出,伴随着细细地抽泣声,李强心疼坏了。

  见简初禾准备离开,伸手朝对方肩膀推去。

  简初禾没想到李强竟然会动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但还没等李强开口,便感觉自己的脸上扫过一阵风,还没等他看清自己的身体一疼,忍不住后退几步,跌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他看眼前的少女就像是看怪物一般。

  “初禾!你怎么可以打人!”

  简若柠义正言辞地望向简初禾,眼睛里满是不赞同的意思。

  哪知道简初禾看都不看她一眼:“现在你应该做的是扶着你的爱慕者去医务室,而不是唧唧歪歪来和我讲道理。”

  简若柠的脸色顿时一红,赶紧把李强扶了起来,装模作样地查看了对方的伤势,最后两人请了假去了医务室。

  不过一直到下午放学两人都没有回来。

  简初禾不住校,也没有申请参加晚自习,下午放了学便准备离开。

  六点,简初禾在校门口司机来接她,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到人。

  最终才看到司机给他发消息说自己先去医院接大小姐。

  简初禾心里明白司机是不可能来接她了,于是自己边走边等公交。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好在道路两旁都有路灯照明,光线虽然不强,可还是看的清楚脚下的路。

  自从重生后,她的感官比上辈子灵敏多了,因此当她走到巷子旁边时,便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呻I吟。

  那熟悉的生意在自己耳边响起,简初禾内心一颤,没有丝毫犹豫,快步向深处走去。

  巷子外面的路灯将巷子拉长,接住隐约的灯光,简初禾可以看到靠墙处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黑衣,手捂着腹部,长腿随意伸展,头发贴在额头上,一双黑漆漆的瞳孔像猎物一样盯着简初禾。

  简初禾差点惊呼出声。

  眼前的男人就是她上辈子的丈夫萧靖驰。

  她没想到自己与他相遇是这样的情况。

  “萧……”

  简初禾忽然想起现在的萧靖驰还不认识自己,略微思索了一下,道:“先生,需要……”

  还没说完,萧靖驰却忽然用手握住了简初禾的脚腕,且神色涣散,显然现在情况十分不好。

  “救……救我!”

  萧靖驰的双手占满了鲜血,简初禾一蹲下身,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味。

  正准备开口,便听见巷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艹,竟然让萧靖驰跑了,赶紧给老子找,找到了直接把他打残!”

  “进去看看这条巷子里面有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