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萧爷家的小祖宗是团宠》

第3章你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直到两人走进校门,简清风才放心开车离开。

  简若柠憋了一路,看见简清风终于离开,忍不住道:“初禾,你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现在的我不好吗?”

  说完,简初禾便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黑色的瞳孔犹如深渊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简若柠不说话,简初禾像是放弃了一样,径直往前走。

  她所在的班级是高三一班,刚进门,便听到一群男生的冷吸声。

  “卧槽,这个小美女是谁,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感觉有些眼熟,有点像……”

  “简初禾!”

  只见简初禾冷着脸,对于大家的讨论声恍若未闻,接着就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一个单独的座位上。

  刚坐下,她前面一排的男生便喊出了她的名字,一时间,全部人都转了过来。

  “你真的是简初禾?”

  她前面的男生转过头,正好与简初禾漂亮的大眼睛对视了一眼。

  “卧槽,你真的是简初禾!简初禾竟然这么漂亮!”

  简初禾见到眼前的男生有些眼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江之夏见简初禾似乎不认识他的样子,顿时就炸毛了:“艹,你别告诉我你不记得我吧!”

  他江之夏的名字,竟然还有人不知道,简直不要太生气!

  江之夏长的不错,平时追他的女生不少,因此他对自己颜值这块儿尤其自信。

  可见简初禾懵懂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俊脸一黑,低声骂了一句。

  而简初禾看着江之夏的样子,脑中飞速划过各种信息,突然少年的脸和她记忆中的面孔重合。

  她终于想起来这个少年叫江之夏。

  “我记得你,你叫江之夏。”简初禾温声道。

  江之夏一听,这才没这么激动,可眼神全是探究之意:“啧,这才几天没来学校变化怎么这么大啊,我爸说你摔傻了,没想到是真的。”

  简初禾嘴角一抽,心想江之夏嘴是真的毒。

  不过这话却让她想起了一件事情。

  江之夏的父亲是江氏集团的董事长,和他爸关系不错,上辈子在被欺负下,第一个站出来替她说话的还是这位。

  不过有一天江之夏忽然没来上学了,大家对此也没在意,毕竟这位少爷就不是学习的料,考试经常空白不说还经常逃课,最后直到高考都没有来。

  高考完后,便有许多警察来调查情况,但也没说怎么回事。

  只是后来她才知道有天晚上江之夏被人约了出去,紧接着就失踪了,最后警方排查了一个月才从某个垃圾场里找到了对方的尸体。

  而案子成为了无头案。

  江家只有江之夏一个儿子,自从儿子去世以后,江总力不从心,卖掉公司后就回老家照顾已经疯掉的老婆。

  看着现在江之夏那欠揍的模样,简初禾怎么也不能想象对方会在不久以后死于非命。

  “你再这么说小心我回家告诉我爸,再让我爸告诉你爸,到时候看你被不被你爸揍。”

  简初禾的眼睛又黑又大,说话的时候很软也特别温柔,不过却让江之夏如临大敌。

  简初禾可是简家的宝贝,想到简叔叔还有那几个哥哥,江之夏浑身一怔。

  他可以肯定,如果这事儿真让他爸知道了,那他屁股指不定得开多大一朵花呢。

  “姐,算我求您行不,别告诉我爸,不然我这屁股就不保了。”

  说完,双手合十在胸前,神情严肃地朝简初禾拜了拜:“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管你有什么差遣,小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江之夏的同桌李强上厕所正好回来,见他对简初禾如此,不免有些鄙夷:“江之夏你是不是有病,竟然还拜这丑女,能不能不要跟我们男生丢脸了?”

  江之夏虽然不爱上课听讲,平时考试也是一塌糊涂,但是对方有钱,并且好说话,因此同桌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怕对方生气。

  可是千算万算,还是错了。

  只见江之夏脸色顿时一黑,抬起头,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和我姐说话关你屁事啊,眼睛不好就去看看眼科,本少爷免费给你报销医药费。”

  江之夏的声音很大,并没有避讳班上的同学。

  话刚说完,不少人就笑出了声。

  同桌脸色难看,坐在自己位置上气的脸色通红。

  哪知道江之夏是个记仇的,等他同桌坐到位置上后继续道:“简初禾这都算丑女了,那你岂不是连人渣都算不上了?”

  简初禾没忍住,掩唇低声笑了起来。

  紧接着低声咳嗽两声,认真道:“让我不告诉家长也行,但你从今天开始,学校的每堂课都不能少。”

  她还记得江之夏出事当晚是周一,那天晚上作为住校生的江之夏应该在学校上晚自习才对,但被江之夏给翘了。

  本来已经准备好被为难的江之夏一愣,棕色的眸子充满了不解,但怕对方反悔,立马答应了:“行,说话算话。”

  简初禾微微一笑,心里舒畅了不少。

  虽然和江之夏相处不多,但对方是上辈子唯一替自己说过话的人,更何况她实在不忍心一个人生才刚刚开始的少年死于非命。

  简初禾这一笑把江之夏给看呆了。

  吞了吞口水,不惊道:“你要是一直像今天这么正常,哪里还有你姐姐什么事。”

  简初禾没说话,但对少年的话十分认可。

  她从书包里拿出了数学,准备开始做题。

  江之夏见此,也不打扰对方,自己转过去玩手机。

  上课铃一响,英语老师就黑着脸拿着一沓英语试卷走了进来。

  刚走到讲台处,就把卷子扔到了讲台上。

  “砰”的一声,把简初禾吓一跳,抬起头看了一眼英语老师。

  “这次我们班只考了第二名,差了二班0.01分,考的再高有什么用,有几个掉车尾的班上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英语老师凶狠的眼眸看向最后一排的位置,正好与简初禾对上。

  简初禾见到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眼神时,内心微微一颤。

  “尤其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不认真学习就算了,还经常不修边幅,隔的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味儿,平时没事就多洗洗澡,臭到同学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