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写作
返回列表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001 领证

  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红本本的那一刻。

  温然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前后半小时,她就从一名单身女子步入了已婚行列。

  最狗血的是,她嫁的老公,昨天之前,还是一个只听说了名字的陌生人。

  从头发丝到脚指甲,全都一无所知。

  与其说是结婚。

  不如说,是签一纸合约!

  见他们从大厅出来。

  外面等候的司机小刘立即迎了上来。

  双眼扫过她手里的红本,年轻的脸庞上浮现出喜悦的笑:

  “大少爷,大少奶奶,恭喜你们!”

  温然怔了一下。

  有些不适应被别人这样称呼。

  悄悄瞥向身旁的男人。

  一米八几的他比她高出了近一个头,颀长身姿包裹在剪裁别致的名贵西服下。

  五官英俊,棱角分明。

  只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尊贵中,透着一丝冷凉。

  身为MS集团太子爷的他,本该是无数女人爱慕的男神。

  可偏偏,他却有隐疾!

  不过,温然不在乎。

  她要的,只是……

  墨修尘唇角抿着凉薄的弧度。

  对小刘的道喜听若未闻,眸光投向远处不知何时停在路旁的银色跑车时。

  半眯的眸子里划过一抹讥诮。

  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子。

  温然也看见了路旁那辆银色跑车,太过显眼。

  车里坐着的人,容不得她忽视。

  抬眼,视线对上身旁男人深邃得望不见底的眼眸时,她心微微一紧。

  怕他误会,下意识地解释,“我和他没有联系,也没有告诉他,今天我们领证……”

  “是我告诉他的。”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

  却带着不同于这个季节的凉意。

  温然只觉通体一寒。

  眸光骤然缩了一下,抿紧了唇,清丽的脸蛋上,泛起一丝不悦。

  他这是不相信她真的会和墨子轩断了关系。

  还是怕她嫁了他,心里,还想着墨子轩——

  精神出。轨?

  见她抿紧了嘴唇,清丽的脸颊上写着所有情绪。

  墨修尘眸光划过一抹深邃。

  轻启薄唇,嗓音低沉平静地响在她耳畔。

  “我马上要赶去机场,温氏的资金问题,我的特助覃牧会和你联系。这是别墅的钥匙,要是我今天没回来,你就自己搬进去。”

  显然,他并没有把结婚当一回事。

  刚领完证,就去出差?

  “……”

  温然手腕先一热,接着手心一凉。

  男人清冽的气息拂过鼻翼又淡去。

  她愕然抬头。

  想说什么,墨修尘已经松开她的手。

  迈开修长的双腿步下台阶。

  只留给她一个坚毅冷峻的背影,在朝阳下,拉出颀长的影子。

  小刘看了眼路旁的银色跑车,又别有深意地看一眼温然。

  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小跑着追下台阶。

  片刻后,奢华的加长商务车绝尘而去,不带一丝眷恋和不舍。

  温然单薄纤细的身子,还僵滞地站在大理石台阶上。

  阳光打在脸上,却照不进茫然的心里。

  若非一只手捏着红本本,一只手捏着钥匙,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一切,是真的。

  —

  Ps:

  推荐夜子的新书《婚宠难戒》

  后来,所有人都羡慕秦绾——她不仅成了真千金,还是叶城最矜贵的男人慕少程心尖尖上的人。

  **

  新婚次日,他奔向摔断腿的白月光。

  她浅笑挑衅,“慕先生的意思是,以后我们都各玩各的吗?”

  他顿住脚步,回眸冷笑地看着她,“慕太太,你做什么梦?”

  “当然是美梦……你找一个织女,我就找一个牛郎。你要喜欢青梅,我也可以找竹马……”

  **

  她本以为,他们的婚姻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却不知,那是他的精心筹谋,步步为营。

  直到后来,她在产房疼得死去活来,把他的大手咬得出血,他抱着她声音哽咽,“绾绾,对不起,都怪我让你怀孕。”

  **

  宝宝篇:

  不能让爸爸陪洗澡的小公举委屈又可怜:

  “粑粑陪哥哥洗澡,不陪我,这不公平。”

  “因为哥哥是男生,你是女生。”

  “那妈妈也是女生,粑粑为什么可以陪妈妈洗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