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病弱老公假死后我野翻了》

第1章 她是秦二爷的夫人

  S市,江公馆,首富江家住宅。

  公馆门口槐树下站了个女孩,穿着轻灵的白裙子,墨黑的长发如海藻般披散着,肌肤很白,漂亮的杏眼本该显得温软娇柔。

  可眼睑往下压了几分,长睫毛落下阴影,就多了攻击性极强的戾气。

  厌世,颓靡,狠戾...

  她在树下站了很久,穿着白裙子,要是夜晚的话,就像是幽灵一般。

  江公馆的门卫注意她很久了,这时便走了过来,问道,“姑娘,你找谁?”

  走近了,看清了女孩的面貌,吓得脸色惨白。

  “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紧跟着过来的另一个门卫,连忙转身朝江公馆里面跑去,喊了屋里的主人过来。

  “这里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回来?”

  江意扯了下嘴角,漂亮的杏眼很大,却空洞幽深,看向你的时候,莫名让人升起一股诡异的感觉。

  门卫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他在江公馆工作了多年,自然认得这位江家二小姐,六年前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极其严重的狂躁症和抑郁症,不仅会自残,还会伤人,捅了她父亲三刀。

  本应该被送去监狱,但由于确诊精神病,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时隔六年,门卫还记得当年女孩满身是血的模样,像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拿着水果刀,恨不得生吞了她的父亲。

  “江意?你居然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

  不远处走来一名穿着职业小西装的女人,高挑年轻,但看向江意的时候,眼底有显而易见的恨意和厌恶。

  江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我要回江公馆。”

  江雨潇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抱着手,上下打量了下江意,“病好了?那也应该去监狱待着。”

  “我要回江公馆。”江意又说了一遍。

  “你这个连亲生父亲都能捅刀子的怪物,哪来的脸回江公馆?你真是和你母亲一样不知廉耻!”

  江雨潇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地看着江意,她从小到大就恨透了这对龙凤胎,因为江意的母亲卓雅就凭借着这对龙凤胎,登堂入室,将她的母亲赶出了江家。

  这对龙凤胎继承了卓雅自私且令人作呕的人品,哥哥江儒虽然死在了六年前,但妹妹江意却成了江家人的噩梦。

  六年前的深夜,差点拿刀捅死了她的亲生父亲,还把江雨潇从楼梯上推了下去,让她在病床上躺了两个月。

  可恨的是,她那般恶劣,却因为诊断为精神病,无法将她送入少管所。

  江意没有被判刑,是江雨潇觉得极其遗憾的事情,看到那双空洞幽深的杏眸,江雨潇就想起了六年前江意推她下楼的举动。

  在病床上的两个月,江雨潇险些以为自己要落下残疾。

  面部的表情不由扭曲了一会儿,她低声对江意说,“想回江公馆?做梦去吧,你这辈子都只能给我待在精神病院,还有你妈和我爸生的那个弟弟,迟早进去陪你!”

  “江雨潇。”江意低低地笑了一声,“当个废人的感觉怎么样?你以为这就够了吗?我会让你成为彻头彻尾的废人。”

  她抬眸,漆黑的瞳孔深处有猩红色,“就像,我哥哥那样。”她一字一顿地吐出剩下的话,“趴在街头,像狗一样苟延残喘。”

  在病床上的日子,是江雨潇最痛苦的时候,她的脸上带了显而易见的怒意,利落地甩了江意一巴掌,“你算什么东西?苟延残喘在我家讨生活的人是你们!”

  江意受了她这一巴掌,明明能躲开,但是没有,反而笑着问江雨潇,“怎么不用力点?”有几分疯癫的样子。

  “意意。”

  她的母亲卓雅出来了,看到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江雨潇,紧接着像是没看到自己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对江意说,“你怎么跑出来了?赶紧回精神病院,别让你爸爸看见你。”

  “为什么要回去?”江意说,“我也是爸爸的女儿,以后他要是死了,分财产还要算我一份。哦对了,记得连我哥那份一起给我。”

  卓雅面色大变,“江意!你说什么呢!怎么能诅咒你爸爸!”

  “她不仅敢诅咒,还敢动手。”江雨潇冷笑,“卓雅,你生的好女儿!”

  卓雅在江雨潇面前呐呐的,不敢说话。

  有几辆面包车来到了江公馆的门口,江公馆的保镖在江雨潇的眼色下,准备强制送江意去精神病院。

  江意转身走了,不少扛着摄像机的记者涌了上来,对着她就是一顿猛拍,还给脸上那个巴掌印好几个特写。

  保镖们没想到来了那么多记者,顿时顾不上江意,连忙驱赶记者。

  “你们干什么?这里不能拍照!”

  江雨潇冷下眉眼,呵斥,“谁放你们进来的?赶紧离开,要不然报警了。”

  有话筒递到了江雨潇的眼前,“江副总,我是财经商报的记者,听说江意小姐是恒江集团董事长,也就是您父亲的女儿,你们为什么不让她进门?”

  “江小姐脸上有巴掌印,请问是不是你打的?”

  “江小姐的母亲曾经破坏你的家庭,江副总是不是在报复她?”

  “首都秦氏集团二少爷去世,你们就如此欺凌他的夫人,不怕秦氏为难吗?”

  江雨潇一愣,询问记者,“她和秦氏有什么关系?”

  记者好心给她解惑,“秦二爷去世,立下遗嘱,财产全数由夫人江意继承,如今江意小姐是秦氏集团的董事。”

  “什么?!”

  江雨潇和卓雅都变了脸色。

  江意这个人,性情狠毒,别人欺了她一分,她便要让那人脱层皮。

  哪怕六年前,她捅了父亲三刀,差点把江雨潇弄残废,但现如今他们都完好无损,她哥哥坟头的草都有半人高,她哪里能咽下这口气。

  所以江意回来了。

  而她受的这一巴掌,也不是白受的,必定要江雨潇连本带利地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