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离婚后,我娶了前妻闺蜜》

第2章 疯狂!

  夏柳并没有发现宁颜的到来,她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正在横穿马路。

  宁颜双目血红,将油门踩到底,他要亲手撞死这对狗男女!

  可就在这个时候,冥冥之中,那个声音却再次突兀响起!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上一世,这个女人虽然死了,却毁了你的人生!”

  “如今,重活一世,你确定还要被这个女人毁了你一辈子吗?”

  “为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毁了自己两世为人,这样做,你确定真的值吗?”

  “你,真的甘心吗?”

  “你确定这就是你的报复方式吗?”

  “你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从头再来,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你爸妈吗?”

  “如果你死了,你爸妈怎么办?”

  “谁给他们养老送终?夏柳吗?”

  宁颜再次猛地将车子停了下来。

  血在烧,灵魂却在笑!愤怒与仇恨,迅速充斥了宁颜全身!

  宁颜双目血红,剧烈的喘着粗气,愤怒到了极点!

  可是,

  他知道,他必须要冷静!

  是的,

  他记起来了,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妻子的口气就已经明显不对劲儿!

  最为重要的是,

  宁颜突然意识到,就这样直接撞死这对狗男女,真的不值!

  大庭广众之下,他跑都跑不了,是要偿命的!那岂不是说,自己两世为人,都要毁在这个贱女人身上?

  关键是,

  就这样撞死这对狗男女,看似很爽很痛快,实则真的太便宜他们了!

  死了就是死了,一了百了!没人会去深入探寻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信息时代,就算有人真的查到了什么,也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不行!不能这样!不能让这对狗男女死的太痛快!

  【吧嗒!吧嗒!吧嗒!】

  宁颜颤抖着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

  烟雾缭绕之中,

  宁颜眯起双眼看着那对狗男女,心中的仇恨愈演愈烈!

  【我要报复!我要狠狠地报复你们这对狗男女!】

  【死?你不配!】

  【我要让你爸妈,让你所有亲戚朋友,让整个金陵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

  【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家破人亡!你爸,你妈,你妹妹,你弟弟,你所有的亲戚朋友,我通通都不会放过!他们所有人都会因为你而成为我报复的目标!】

  【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全家都不得好死!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

  【我要让你们狗男女往后余生,每一天都在痛苦和绝望当中挣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相信我,我能做到!很快,我就会让你们品尝到那种滋味!】

  宁颜满目狰狞!

  重活一世,当他决定展开疯狂报复,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

  ……

  有时候现实往往会比小说更加荒诞,虚构的小说最起码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

  正如此时的宁颜!

  夏柳并没有留意到宁颜的车子,坐着那个男人的车子迅速离去。

  宁颜同样驱车离开,

  回到家中之后,宁颜并没有开灯,而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抽烟。

  晚上八点,

  夏柳回到家,刚刚打开房门,闻着刺鼻的烟味,忍不住勃然大怒道:“宁颜,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烟味!你就算戒不了烟,要抽也给我滚出去抽!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宁颜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夏柳一眼。

  上一世,

  在这个时间,妻子早已车祸去世,可这一世并没有发生。

  为什么?

  因为原本按照上一世的时间线,夏柳那对狗男女是从宾馆出来横穿马路的时候死的,

  可是这一世,由于宁颜重生之后给夏柳打了那个电话,导致夏柳那对狗男女提前一个多小时离开了宾馆,错过了车祸。

  夏柳见宁颜没有开口,再次质问道:“你不是说要去公司接我下班吗?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打电话你不接,只能一个人打车回来!”

  宁颜依旧一语不发,就那般沉默看着夏柳。

  望着宁颜的眼神,夏柳心里头突然咯噔一下。

  如果是搁在平时,夏柳必然不依不饶,一直闹到宁颜低头认错才会罢休,但今天,她有点心虚!

  难道,被宁颜发现了?

  “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不要不开心嘛!我先去洗个澡,等我噢!”

  说完,

  夏柳便逃也似的跑进了浴室。

  【吧嗒】一声,

  宁颜再次点燃一根香烟,他开始非常认真的考虑,到底应该如何报复夏柳,报复这对狗男女!

  不经意间,

  宁颜看到了夏柳搁在桌上的包包,是古驰的,以前夏柳总是推脱说是假包不值钱,上一世,宁颜根本不懂这些,可现在,宁颜一眼就看出,这不是假包,这是真的!至少十几万!

  【呵!】

  宁颜冷笑一声,眼神变得愈发冰冷!

  他把自己所有薪水都毫无保留的交给妻子保管,自己每个月只留两百块烟钱,夏柳信誓旦旦的说她把钱都存起来了,可现在看起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夏柳从浴室走了出来。

  美人出浴,本就是男人最为喜欢的画面之一,再加上夏柳真的很漂亮,此时的她,当真是无比的诱人!

  宁颜直勾勾的看着夏柳,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他的妻子到底为什么会出轨?

  “老公,”夏柳坐在宁颜身畔,好奇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软玉在侧,勾魂夺魄!

  原本宁颜理应为自己拥有如此漂亮的妻子而骄傲,可一想到妻子已经出轨,宁颜就心如刀绞!

  她跟那个男人刚刚在宾馆的时候,是不是也像现在这般魅惑万千,动人心弦?

  一念至此,

  宁颜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双目开始迅速充血!

  夏柳看到宁颜眼睛里的红血丝,忍不住有些害怕,“老公……”

  话还没有说完,

  宁颜突然单手薅着夏柳的头发,直接把夏柳摔在地上,厉声道:“跪下,叫爸爸!”

  你都可以出轨,我凭什么要忍着?我凭什么还要怜惜你?

  夏柳惊呼一声,脱口而出道:“宁颜,你疯了!”

  “你不要乱来!”

  “不要乱来!”

  “要乱来!”

  “乱来!”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