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重生商纣,开局怒怼圣人女娲》

第002章 人族圣母?你也配!

  “大王有点不对劲啊!”

  这时,人皇殿中准备继续上奏的比干等人,现在也不敢乱说话!

  因为在朝中流传着一句话‘不怕大王跳,就怕大王笑’,况且刚刚帝辛不但笑了,眼里还冒出杀气来了。

  这让比干等人打了个哆嗦,

  他们都是忠臣,但却不是愚臣!

  再说,

  他们也不是手持‘打王鞭’的闻太师,这时候触大王的霉头,完全是找死!

  于是,

  三天才上一次的早朝,就在帝辛的‘无声威胁’中草草了事!

  ……

  “大王,殷郊、殷洪两位殿下想要出宫,去郊外游玩,特来禀告大王!”

  帝辛刚刚回到书房,就得到了下人的禀告,刚要说随他们去的时候,脑海中再度响起系统的声音。

  “检测到女娲圣人即将前来问罪,宿主选择如下——”

  “选择一:那可是圣人,怂一次不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后在找回场子!选择奖励:后天防御灵宝玄龟壳,大罗金仙难破,修为一万年!”

  “选择二:卧槽,昊天那老小子要用万万人族的性命,进行封神大劫的时候你装瞎,还特么有脸来找茬,怼她!

  选择奖励:开天剑符,修为奖励,将依照宿主怒怼女娲的程度给予,怼得越狠、女娲付出的代价越大,奖励越高,修为最低一万年,最高十万年!”

  这时,

  帝辛脑海中灵光一闪,他记得在封神演义中,女娲怒气冲冲前来问罪的时候,就是被外出的殷郊、殷洪二人,身上携带的人皇气给挡住了。

  孤艹,

  圣人女娲要来了!

  必须怼她!

  一想到这个,帝辛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我选二!”

  唰!

  下一秒,一张金灿灿、上面刻画着一把小剑的符箓,出现在帝辛的识海中!

  “开天剑符:可斩世间一切,包括无上因果!”

  这时,

  帝辛忽然想起,封神原著中说过,当初女娲之所以没一巴掌拍死帝辛,除了他被人皇气保护外,还有就是他身在朝歌中。

  自己虽然有了地仙的修为,可在女娲面前,估计连蚂蚁都不算!

  不行,

  现在还不到浪的时候,必须要在苟的基础上浪!

  洪荒大陆不比后世,自己虽然是人皇,但是在洪荒老Y比的眼里,自己连根毛都不算!

  想到这,帝辛自言自语道:“不成大罗,坚决不出朝歌,嗯,就这么定了……摆驾朝歌城城墙!”

  ……

  “哥哥,父亲怎么想起来,要看我们在郊外对战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父亲能来也是好事,这几天父亲很不对劲,母亲很担心的!”

  朝歌城外

  哥哥殷郊、弟弟殷洪并肩而出,同时看向站在城墙上的帝辛,眼中闪动着疑惑的光芒。

  莫非是父亲要选下代人皇了?

  不对啊,

  父亲现在正值壮年,不会这么早就做决定的!

  洪荒时期,人皇没有后世那些天子的规矩。

  哪怕是在外人面前,殷郊、殷洪也是直接喊帝辛‘父亲’的!

  这时,

  站在城墙上的帝辛,忽然张开双手,大声喊道:“殷郊、殷洪,让孤王看看你们的勇武!”

  “是,父亲!”

  “是,父亲!”

  听到帝辛的命令后,殷郊、殷洪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掏出自己的大宝剑,在帝辛眼皮子底下打了起来。

  可过了没有一炷香的时间,昏昏欲睡的帝辛,忽然感觉到一道蕴含杀机的目光,直接落在自己身上,

  一瞬间他就来了精神!

  来了来了,

  辣个女人来了!

  想到这里,帝辛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殷郊、殷洪,回来!”

  说完,

  帝辛将人皇剑拄在地上,左手手心抵在剑尾,右手压在左手上,面露如临大敌的样子。

  就在这时,

  一道毫无感情,但却极度冷漠的声音,忽然响彻整个朝歌——

  “帝辛,你可知罪!”

  冷漠的声音中,夹杂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下一秒,

  天地忽然变得昏暗无比,惶惶天威携带着滚滚灭世之力出现,将整个朝歌都笼罩在内。

  不难想象,

  若是这道灭世之力落下,整个朝歌估计都找不到半个活人!

  圣人不可辱!

  在洪荒,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不过在那股力量刚刚出现,一道紫金色的华贵之气,忽然在朝歌上空出现,

  轰的一声,将那股灭世气息击溃!

  而朝歌之内的众人,也只是感觉天忽然黑了一下,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刚刚那一幕,也只有帝辛看到了!

  “帝辛,你可知罪!”

  就在这时,

  那道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这次明显多了一丝愤怒!

  而这时,

  帝辛也才刚刚缓过神来,看到完好无损的自己和朝歌,

  歪嘴一笑!

  卧槽,

  封神演义中说得不错啊,在朝歌中,圣人都别想伤害自己一根毛!

  想到这,帝辛不屑一笑:“孤王何罪之有?”

  这时,

  半空中忽然出现一道模糊、但却散发着万道光芒的身影,看着帝辛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留诗亵渎本圣,还想狡辩?”

  这时候的女娲,气得肺都要炸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感应天道抟(tuan)土造人,贵为人族之母,如此身份,竟然有人敢亵渎自己。

  这怎么能忍!

  可就在刚刚她施展圣威,准备教训下帝辛的时候,却又被朝歌汇聚的人道之力挡住了。

  这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人族都是自己创造的,人道之力也是因为人族而出现的……

  归根结底,

  这一切的根源,还是在自己这个天道圣人的身上!

  可特么,

  现在人道之力,竟然阻止自己这个‘人族之母’教训敢亵渎自己的人族!

  要不是为了维持圣人高高在上的形象,女娲都想破口大骂了!

  特别是看到帝辛那副‘有种你来打我呀’的样子后,女娲更是气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万丈金光下,

  女娲再度冷冷道:“帝辛,你题诗亵渎人族圣母,还想狡辩?难道你就不怕本圣一怒,会給亿万万人族带来灭顶之灾!”

  “哼,女娲,孤王给你面子喊你一声人族圣母,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别以为孤王不知,你抟土造人也只是为了圣人之位!”

  “巫妖大战前,人族被妖族当成食物时,你在哪?”

  “三皇之前,人族衣不遮体、食不裹腹时,你在哪?”

  “你因有抟土造人之功德,得享人族一半的气运,可是洪荒大地亿万万人族,却被天上的家伙当成香火傀儡,稍有不敬就是各种天灾时,你又在哪?”

  听到女娲的话后,帝辛瞬间怒了,他剑指女娲大声骂道:“人族圣母——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