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

第3章 神技再现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能有多高的医术?

  恐怕,又是一个略懂一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的人罢了。

  毕竟,赏钱百万太诱人了

  由于货币紧缺,秦时的钱,可是很值钱的。

  传闻中,后来的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靠朋友接济,周围朋友都给3枚半两,而萧何给了他5个半两钱,刘邦就非常感激了,后来建立汉朝封侯的时候,也给萧何多封了两千户。

  赏钱百万的诱惑巨大,足以让不少人铤而走险想要尝试。

  为了杜绝滥竽充数者,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

  公主身份尊贵,又岂是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的呢!

  眼前的人实在太过年轻,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

  “是你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声音中透着杀意。

  秦轩压下见到千古一帝的激动,不卑不亢朗声回应:“正是!”

  嬴政神情一怔,威严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别说只是一个黔首,就算是位高权重的相邦,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不安。

  这份淡然自若的架势,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嬴政目光一凝,脑子里瞬间恍惚。

  这个年轻人,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

  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心中不由自嘲:可能是因为对冬儿和长子的执念太深的缘故吧。

  毕竟,两个人身形容貌相似,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淡淡开口道:“你可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会受劓刑?”

  或许是因为相貌的缘故,心中怒意也平息了几分。

  不想这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

  “草民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愿受罚。

  毕竟,我还年轻,又尚未娶妻,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

  秦轩对上嬴政威严的目光,怡然不惧。

  俊逸的脸庞上,透着浓浓的自信。

  “面对大王的威严竟然还能面不改色,此子不凡!”

  夏无且看着年轻人淡定自若神情,心中暗暗赞叹。

  作为太医令,见惯了将相侯们的表现。

  这些位高权重之人,哪一个在觐见大王的时候不是谨小慎微,生怕说错话。

  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有如此气度!

  就算是那些身份尊贵的公子们,也是小心翼翼吧。

  赵高垂着的头不由抬高了一些,偷偷瞄了一眼俊逸脸庞,心底不由高看了几分。

  一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旁的蒙恬和李斯对视一眼。

  目光紧紧盯着俊逸脸庞,眉头紧皱,眼中透着疑惑。

  或许嬴政在看到这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容时,感觉有几分像日夜思念的冬儿。

  但是在旁观者看来,这个年轻人不仅长得冬儿。

  坚毅的眼神,更是像极了年轻时的大王啊!

  作为嬴政最信任的人,蒙恬和李斯自然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密辛。

  当年,甚至命令蒙恬跑遍全国,暗中寻找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长公子!

  奈何七国混战,想要寻找一个婴孩如同大海捞针,徒劳无功罢了。

  “呼~!”

  蒙恬和李斯深吸一口气,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不过长公子之事关乎国本,二人也不敢声张,更不敢让旁人看出半分端倪。

  嬴政似乎也被年轻人的这份坚毅所感染,心中对这个年轻人也添了几分信任。

  抚掌道:“只要能治好公主,除了赏钱百万,还有另行封赏!”

  秦轩眉头一挑,等的就是这句话。

  如果能捞一个官身,就能避开沉重的徭役了!

  “大王放心,草民必药到病除!”

  俊逸的脸庞,透着强烈的自信。

  有了补偿礼包的神级医术,生死人肉白骨也不无不可!

  “嗯。”

  嬴政微微颔首,起身走进了内殿。

  赵高见状,急忙挥手,压低声音:“进去吧。”

  秦轩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夏无且身为太医令,也紧随其后。

  其他人,只能在外等候。

  “参见大王。”

  几名侍候在一旁的侍医急忙行礼。

  嬴政沉声问道:“公主情况如何?”

  额……

  几名侍医神情一滞,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答复。

  夏无且身为太医令,看到下属支支吾吾的模样,心中瞬间了然。

  急忙解围道:“大王,请允准揭榜者为公主诊脉。”

  “嗯。”

  嬴政点头允准。

  秦轩上前恭敬应下,取下了缠在腰间的药囊。

  几名侍医看到秦王竟然让一个年轻人为公主诊治,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公主乃是千金之体,万一被这个年轻到过分的小子治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

  纷纷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太医令。

  只是夏无且垂着手站在一旁,目光紧紧落在年轻人身上,关注着他的动作。

  一旦发现有什么问题,立刻就要喊停。

  几名侍医相互对视,眼中露出了轻蔑。

  他们之中哪个不是名医,却对公主的病束手无策。

  一个毛头小子出手,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侮辱!

  恐怕,这又是为了赏钱铤而走险的骗子!

  不知死活的东西!

  几名侍医心中冷笑,眼中露出了嘲讽。

  宫中规矩森严,不准看舌,诊脉的时候手腕上会覆盖一层丝绸。

  秦轩打开药囊,拿出一根玄丝,让宫女系在公主的手腕上。

  修长的手指搭在玄丝之上,感受玄丝传来的脉搏。

  “这…这…这是悬丝诊脉!”

  夏无且眼皮一跳,倒吸了一口凉气。

  几名等着看笑话的侍医双目圆瞪,惊讶的差点蹦起来!

  此神技早已失传,此子年纪轻轻怎么会……!

  嬴政看到几人惊诧莫名的模样,疑惑询问:“太医令,这是……?”

  夏无且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

  解释道:“大王,这应该是神医扁鹊的独门技艺,悬丝诊脉!

  后来扁鹊被李醯杀害,导致此技失传,臣也只是在古籍里见过只言片语的记载!”

  声音中,透着震惊。

  甚至,连眼中都透出浓浓的崇拜!

  懂得失传已久的神技,神医,绝对是神医!

  嬴政威严的脸色一喜。

  虽然他不知懂什么事悬丝诊脉,但似乎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