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

男生

女生

联系编辑

点击复制邮箱地址

我要写作

复制成功

返回列表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第二章 宝藏女孩朱竹清

  “成为朱竹清的未婚夫?”徐然一愣,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任务便是这个。在史莱克七怪的女主角中,朱竹清便是以傲人的身材闻名。

  这样的女子,徐然自然喜欢。他就是馋她身子,他诚实。

  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身材好的女孩。若是有,要么是假正经,要么是死太监。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先打开系统面板。”徐然想了想,然后说道。他需要先熟悉一下自己的系统。

  很快,徐然的脑海中有着一道玄妙的光影显现。

  【宿主】:徐然

  【年龄】:12岁

  【武魂】:弑神剑

  【技能点】:无

  【修为】:31级(日后可升级)

  【血脉】:无

  【后宫】:无(日后才会有)

  【任务】:在三天后的朱家族会上展露头角,并让朱家家主赐婚,成为朱竹清的未婚夫。

  朱竹清是朱家二小姐,虽然容颜绝美,但是朱家弟子都知道她和戴沐白有着婚姻,不敢对她有丝毫逾越的举动。不过徐然身为穿越者,可不会管这些。

  以他现在的修为,十二岁魂尊,在朱家便是绝世天才。

  朱家在星罗帝国很强,权势无双,但是在修炼上和天斗帝国的那些纯粹的修炼世家根本无法媲美。十二岁的魂尊,哪怕是放在武魂殿都已经是了不得的天才,在朱家更是如此。

  以他的天赋,若是暴露出来,朱家会尽力笼络他。到时候便可以提出要求,让家主改了朱竹清和戴沐白的婚约。

  戴沐白虽是皇子,但那种废物皇子,没有称帝的希望,他现在便可以直接截胡。到时候和竹清一起去史莱克学院,还可以在戴沐白面前秀恩爱。

  “竹清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还是由我来守护才好。其他人都不行。”徐然笑着说道,他正在想以何种方式去见竹清。是装逼一点,还是低调一点。

  朱家几百年都没有出现过封号斗罗的强者,若是他暴露出自己的天赋,家主或许不会反对他和朱竹清在一起。不过他还需要俘获竹清的芳心,若是竹清自己不愿意,就算得到她,又有什么用?

  而且戴沐白抛弃她,不顾她的安危,独自一人逃到天斗帝国。

  她本来就很伤心了,在她的世界里,姐姐不喜欢她,未婚夫也自甘堕落,花天酒地,甚至连出逃都担心她是个累赘而不愿意带上她。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再去伤她的心。

  他会光明正大的追求竹清,保护好她。未来有他在,她只需要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

  星罗城,朱家。

  朱家在斗罗大陆绝对算得上是大家族,不过因为辅助戴家掌控星罗帝国,常年从政,在修炼上有所懈怠,导致朱家几乎很难出现能够在大陆站得住脚的强者。

  此时的广场上,许多弟子都在努力修炼。许多朱家少女,面容姣好,身材纤细,大多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这些人几乎每一个都有着足以鼻比肩地球上那些校花,女星的颜值。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活在斗罗大陆这个地界,颜值大多都不会太差。

  徐然的目光四下打量着,他不禁有些期待竹清的颜值。路人女孩的颜值都这么高,竹清恐怕会更美。还有朱竹云,她的身材曲线比竹清的还要夸张一些。

  很快,徐然的目光被一位少女吸引。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裤的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被勾勒出来,完美的曲线足以让广场上无数女孩黯然失色。

  她的容貌极美,修长的玉腿在皮裤的勾勒下,纤细圆润,行走间释放着无限的魅力,广场上无数少年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广场上无数少年看着她,目光中无不有着一丝仰慕。

  这样的少女,若是他们能够追到,可以玩年啊。

  而且若是能够追到她,以后他们在朱家的地位,将会水涨船高。

  至于戴沐白在他们心里只不过是一个胆怯的废物罢了,都不敢跟戴维斯正面交锋,直接逃跑。这样的废物,算得了什么?

  不过他们也只能在心里这样想想罢了。他们虽然瞧不起戴沐白,但却绝对不敢藐视皇权。

  片刻过后所有人都收回了目光,不敢再对朱竹清有什么想法。

  但是有一人除外,那便是徐然。

  “这莫非便是朱竹清?”徐然看着朱竹清不由得有些感叹,不愧是史莱克七怪的女主角之一啊,容颜绝美,腰细腿长,胸脯起伏,目测有D。

  这样的女孩子,称得上是绝色。

  徐然看了几眼之后便移开了目光。他知道朱竹清最讨厌的便是好色之徒,他不能让自己在朱竹清心中留下一个坏印象。

  “你是?”朱竹清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好,我是朱家旁系弟子,徐然。之前我一直都在外面修炼,今天是第一次回到家族。”徐然走到朱竹清的身前走,轻声说道,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温和的笑容,礼数到位,宛若君子一般。随着距离的拉近,徐然还能嗅到那独属于朱竹清身上的淡淡清香,香气带着一丝温热,很好闻。

  “哦……”朱竹清清冷的眸子看了徐然一眼,冷淡的点了点头。徐然现在只是朱家的普通弟子而已,她自然不会留意。不过她还是主动伸出了手。

  “加油,过两天便是家族大会的时候了,期待你的表现。”徐然笑道,轻轻握了握朱竹清的手,有种柔软的触感传来。

  “你也加油。”朱竹清开口说道,美眸微微认真看了徐然一眼,她感觉徐然对她似乎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只不过,难道他不知道她的身份吗?她早已有了婚约,朱家那么多弟子都不敢对她有什么心思,可他却这么赤裸裸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