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写作
返回列表

《全球追妻令:老婆,离婚无效》

第一章 一穿书就被离婚

  当宜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一个个面露愁容。

  她有一瞬间迷茫,她竟然……还活着?

  不过下一秒眼中明亮的光又泯灭下去,那么大的一场爆破戏,她就算没死,可能也是缺胳膊少腿,又或者面目全非了吧。

  要不然这些医生干嘛一个个哭丧着脸。

  想想自己这一生,也真是可笑,看似含着金汤匙出生,可爹不疼,后娘更是找着机会就整她。

  20岁进入娱乐圈,混了整整三年,也没能站在最光亮最耀眼的地方,让自己的母亲看到……

  暗恋了那么久的世家哥哥,可结果他竟然喜欢自己异父异母的妹妹。

  如今,妈妈没有找到,梦想没有实现,喜欢的人还讨厌她,还毁容了。

  上天一定是在和她开玩笑。

  “夫人您醒了?”

  白大褂突然出声,拉回了宜栖的思绪,听到她称呼自己为夫人,虽然不解,但也不过多细想,撑手想要坐起身。

  可是一用力,心脏就一阵抽疼,她略微皱眉。

  “夫人刚刚动完手术,需要多休息,不宜多动。”医生见她捂着心脏,赶忙提醒。

  宜栖正要问他为什么要一直叫自己夫人,门口就进来了个穿着黑色西装,模样冷漠的年轻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

  看到她醒了,男子把手中的文件递给她,不急不缓道:“这是席总的意思,夫人还是别再费心力了,签字吧。”

  宜栖看着对方递过来的文件,一眼就看到首页上面“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还未反应过来,对方就又开口道:“席总说,您什么时候同意签字了就回去找他。”

  宜栖蹙眉,抬头静静看着他,“你是谁?认识我吗?”

  触目到她的眼神,男子顿了顿,一种怪异感油然而生,这位夫人这次又要耍什么花样?

  之前一直拿着心脏病当借口,拖着不离婚,一提就装晕,现在心脏手术也做了,身体也差不多痊愈了,她还要找什么借口?

  男子怕又中了她的套路,没回答她的问题,匆匆交代完,退出病房,“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宜栖满脑子困惑,突然脑子一阵抽疼,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中,是一个也叫宜栖的女人的记忆!

  想到了什么,她赶忙挣脱针孔,推开医生跑去洗手间看镜子。

  在镜子里,显现的是一张陌生的小巧瓜子脸,白皙的肌肤上没有任何瑕疵,五官组合在一起清纯中带着点冷漠。

  宜栖久久不能平静,她以为自己没死,却原来,是穿到了别人身上?

  而且根据原身的记忆,貌似她是穿到了曾看过的一部小说改编的玛丽苏网剧里,还穿成了那个心思歹毒,丈夫不爱并且与她同名的恶毒女配!

  宜栖自闭了,书里的这个宜栖可是男女主在一起最缠人的绊脚石,狗皮膏药,因为家世很好,又患有心脏病,便施展苦肉计,利用男主爷爷的喜爱,向男主席谨忱施压娶她,那时候的席谨忱,虽然不同意,但耐不住爷爷的强硬手段,人还在国外,结婚证就被寄到了手里。

  他虽不满,但那时还没遇见女主,不相信爱情,所以对这段婚姻也觉得无所谓。

  然而婚后他却一直和原身分居,一年到头原身也见不到他几次面,慢慢的原身心里生出了怨念。

  结婚三年,原身只要有机会见到他,必定牟着劲儿耍手段,要和他生米煮成熟饭,然而女配就是女配,一次也没得逞,反而让男主更讨厌她。

  后来席谨忱实在厌烦这样的生活,向她提出的离婚,原身派人调查,发现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很普通的平凡女人沈苗苗,误以为席谨忱是喜欢上了别人所以才抛弃的她,嫉妒和背叛感让她彻底黑化。

  以前的原身只是刁蛮任性,有点刻薄,自从知道席谨忱喜欢沈苗苗之后,原身开始踏上了恶毒女配的道路,做尽各种坏事,什么绑架,陷害,毁容,毁人清白等等等等,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出来的。

  “夫人,您没事吧?”

  医生在门外叫唤她,宜栖从记忆中回神,想起刚才那位助理拿过来的离婚协议书,一时心头复杂。

  女配还在医院里躺着呢,男主就给她递离婚协议书?

  简直无情。

  不过男主提出离婚,说明男女主这几天就要相遇了。

  ……

  宜栖是在一周后出的院,在这一周里,竟无一人来看她,包括她名义上的丈夫。

  宜栖苦笑,果然女配就是个炮灰,没啥好人缘,心脏手术怎么着也是个大手术,竟然没个人来看望。

  不过幸好,她还有个身份摆在那儿,医院里医生对她倒是尊敬,医药费也不用付,直接走。

  出了医院,宜栖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先去了席谨忱的住处,周阿姨看到她有点惊讶,不过并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

  宜栖知道,席谨忱的这个家政阿姨不喜欢原身,因为原身之前没少来这里闹,甚至好几次想方设法给席谨忱下药好生米煮成熟饭,不过男主就是男主,一次也没中招过。

  也不多费唇舌,直接开门见山,“席谨忱要离婚可以,我要当面和他谈。”

  周阿姨闻言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搞不懂她今天怎么就那么痛快,平时听到少爷要离婚,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装晕装病躲进医院,今天怎么像换了个人一样?

  “想好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宜栖闻声回头望去,只见门外走进来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他很高,一身黑色西装衬的他身形越发颀长,深邃立体的五官丝毫不比她在圈里看过那些男明星差,果然是典型的霸道总裁言情小说里的男主形象。高大,帅气,冷酷,多金。

  许是难得见宜栖这么安静,席谨忱不由打量了一眼,他从未好好认真看过她,但印象中,他十分不喜欢这女人看他的眼神。

  她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长长的大波浪褐色卷发,人不矮,但因为瘦,显得娇小。不过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她的眼神很清澈,和记忆中的那个人有点不像。

  宜栖把协议书放茶几上,淡淡看着他道:“要离婚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鬼斧神差他顺着问了。

  他气场太过强大,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宜栖本来准备好的说辞,突然就变得胆怯起来。

  “……我要你十年内不准谈恋爱,更不准结婚,如果违反约定,那就给我你公司股份的15%……如何?”

  “就这些?”

  就这些……?这么大方?

  宜栖抬眸偷瞄了他一眼,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没来由一阵心虚,咳了咳,继续道:“那我还要五千万的离婚费。”

  “可以。”

  宜栖:“……”

  表情管理有点绷不住。他是有多讨厌原身啊,这么多钱送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有点不敢相信,“你真给?”

  “你真离?”他挑眉,英俊深邃的五官无一丝表情。

  宜栖蹙眉,突然有点后悔了,刚才她是不是说少了?

  “我可不可以再要一样东西?”